首页 > 专题专栏 > 黄昏入境 // 乐缪 > [诗歌] 成都消夏夜(外一首)

黄昏入境 // 乐缪

乐缪(1992年~ ),原名俸雪玲,曾用笔名冰川,成都人;现为北京某杂志编辑、记者;11岁获河北作协举办的第三届“黄河杯全国文学艺术作品大奖赛”优秀奖,并受邀特聘《小小说月刊》杂志社“特约创作员”资格;16岁开始公开发表诗歌,有作品见于《星星》《诗潮》《延河》《飞天》《文学界》《岁月》《巫山》《诗词之友》《大别山诗刊》《北方作家》《汉诗·读本》创刊号 《杂文报》《感悟》等全国各大刊物。出版个人诗集《日久生情》。
TA的作品

[诗歌] 成都消夏夜(外一首)

 

一堂后院,半习凉风

四周红砖黑瓦砌的民房,有树荫

连云接雾的伞荫凉棚下,热火朝天

三五八九挤在一起畅喝

四面八方兜溜溜转地凉风,开天儿风的吹哦——

成都人夜消夏的习俗最潇洒酣畅喽

 

此刻,你就像禁食辣椒多年的人

哪怕游走街上鼻子不经意一嗅

那锅锅红火飘辣的香,如蚂蝗啃蚀了心一下儿软到脚踝

涮得口水儿直来

一锅冒锃亮热油的鲜红麻辣下去,够呛

眼里分明呛有泪,却硬说是烫的

却大呼痛快过瘾——“巴适!安嘚儿逸哟!”

 

不拘一格,或而店面,或而厅堂

最洒脱自得自然属坝子

做生意每每到这个点儿人声鼎沸

坝坝里头芙蓉竞艳目不暇接盛放,扒撸袖子那爽嗨泼辣劲儿

那么真朴那么实在,美到心头哟否则

对不住川辣妹子的豪爽

那勾魂慑魄的飙魂掠魂的鲜香麻辣就是一座天府之国

倾国倾城的绝味滋色

 

我们要老成都的川辣子

且要最老城区老南门地道的川辣子

酒话儿,调侃笑话儿,扯把子的话儿,家常话儿

拉相亲相爱的人相聚,好久没有絮叨嗑些至情至性的话儿

最好夏夜里摆的龙门阵再就一打冰啤,冰镇可乐,清火解毒的王老吉

再温和健康点儿的生活方式就干脆来半打豆奶

成都人夜消夏,干脆敞开来喉管引吭高嗨一曲——

冰与火之歌!

 

半壁安乐可歌可泣

醉伴一管凉风侧,天窗向西南开,最巴适

食色现场还有各色各式风味儿花样层出不穷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世上没有第二个地方

有成都人懂享受

坝坝头叫卖声此起彼伏从外移内往来穿梭不绝——

冰镇银耳汤,热糍粑,担担面,南瓜饼苕圆紫薯糕,西米露

末了,一碗冰粉下肚

风都清凉了

 

 

《逃亡STOP

 

 

在前方

有个停车场

早年,前年,去年打那儿经过我都看见它

今天打那儿经过我又看见它

许多年后它仍旧还会在那儿

它不是海市蜃楼

随时随刻虚位待归

 

另一个我

早在子宫的死胎里就曾对世界预言:

逃亡是永无休宁划上的终止符

 

小时候,想逃离学校

青春期,想逃离家园

成年后,嗬——尘土

原谅我想逃避一切应尽的责任

越长大,越衰老,越想逃

现在,我连逃离整个宇宙的心都有了

 

而喝了一顿酒,胃里翻腾汹涌

又在春夜料峭的暴风雪中冻成冰棍儿过后

我只想逃进棺材里。

过后啊这一切过后过后——

我再也对生死无常提不起丝毫欲望

 

201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