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黄昏入境 // 乐缪 > [诗歌] 锁深秋(组诗)

黄昏入境 // 乐缪

乐缪(1992年~ ),原名俸雪玲,曾用笔名冰川,成都人;现为北京某杂志编辑、记者;11岁获河北作协举办的第三届“黄河杯全国文学艺术作品大奖赛”优秀奖,并受邀特聘《小小说月刊》杂志社“特约创作员”资格;16岁开始公开发表诗歌,有作品见于《星星》《诗潮》《延河》《飞天》《文学界》《岁月》《巫山》《诗词之友》《大别山诗刊》《北方作家》《汉诗·读本》创刊号 《杂文报》《感悟》等全国各大刊物。出版个人诗集《日久生情》。
TA的作品

[诗歌] 锁深秋(组诗)

 

《秋风骨》

 

 

绿鬟芸娆

穹的高髻

有如金丝鹊一声翠璧的鸟鸣——

于微风中舒筋翘骨般舒展开来

从最初牡丹的瓷白度曲染墨成西湖柳月的金鹅绣

又回风舞雪成雪松的浓莹璧翠

宋姓遨凌空风的那翎琼宇崇文礼,琴操风雅

君子雍绮的芷态

洇透待幻化开一片天青色的烟雨

 

菊花酒浸酿过的诗

就应像这般抛却俗白羽袍般的淡雅

—— 淡到极致,淡到勾魄慑骨的

清风月露

就像那天净沙夕阳西下中的古石桥

兀自芬芳

摇漾秋如线

泼墨幽浮迷离渊

淡邈云霄

 

一笑倾人国,再笑倾人城

便是她庭前荫泽凤翥龙翔的妖无格

亦是她池上灵锡月昭松空的净少情

帘絮卷西风,潇潇

璧玉穹露般的翠丝丝儿

艳晶晶欲滴若那天女散花

如若细瓷的开片灵纹闪灼辉璨

更胜却舞环九宸凤凰振羽

——漫天轮飒舞潇洒

不似那十丈垂玉帘卷曼珠沙华的天鹅舞

也不似那些飞鸟的美人

更不似那漫野繁艳俏皮的粉旭桃

年芳十八,艳若桃李

此生爱不到那樽芙蓉托桂了

一霎那,

汴梁绿翠无颜色

“高洁若何,秋菊被霜。”

花心扼簇,良质尤是香培玉琢的

颔抱微露亦难掩其冰润清绝风骨

欲待吉日昭恩露——

 

岁寒愈迫骨,酷寒冻打霜骨

经抵得过岁寒交迫侵蚀的岩浆,洗尽铅华又万载

一岁紧迫一岁年轮残蚀凋弊一地的秋光

却愈旧如丝如墨岿然不恹

风骨永存玉颜不凋零

愈甚暴殄天物,愈露清神隽逸

如含吐光的珠玉,愈发

釉光的翡冷翠

焕如冰释日,暤璨成当年越王句践那口龙吐青光月射寒江的纯钧

 

一击节  魏晋风流

二击节  陶靖节把酒东篱风存骨

下人淡如菊

三击节  破雪劲风入松

松生空谷,元香千里

寿客弹拨《挟仙游》,风过松针

霎那间幻化作那桢云逸巅最祥福的禅韵

 

民族的风骨便是举世高扬的操雅。

十八世纪的巴黎也有一朵绝色奇葩

像蓬皮杜夫人一样傲绝尘雪  兀自芬芳

终于,我寻觅到一个女人

和艺菊一样隽美卓姿,

具赋帝女花的真国色

更胜却泱泱海天般清真宽宥的

爱情的傲骨

 

 

* 灵锡:读古音,“锡”通“赐”,同《楚辞》:“肇锡余以嘉名”。

 

 

《秋梨辞》

 

 

古作姣梨妆

黛宇间似明蝶魂翎明灭  翩天跹旋

再以扑朔银珠勾描点尖儿

欲娉欲娜  玉铂明灭

 

一世亘古肤光胜雪

桃花飞讯汩汩融于冰糖,佐以川贝,雪耳,金桔,三两瓣桃香泪

素白如雪的鸟啼儿,再取洛水之源泉上那灵弱无骨的水气

洛水名宓,更适宜于如此清神隽逸的美名讳儿

如啜流云星河,如饮山涧溪上轻烟笼月,霜绡青鸾数重叠开

那吹弹可破——那雪花花的蜜汁儿  白花花的小腿儿

纤纻素缟行云流水  形神若姣梨

原来取字梨花带雨

 

譬如香茅舍晚,山中人兮芳杜若

尤譬如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

尤情胜引商刻羽,亦幻亦灭

山林大地遂陷入一种大侘寂

 

岁纪开合经纶有度

洞开天光的一斛雪域

高山流水之上梨花蛊

清逸且辽渊,《本草纲目》云云:

“清治风热,生津润燥

清痰降炎,解酒毒,疮毒之功也”

因比药灵

灵胜似那洁粉雪花梅片洋糖若干

梨雪似秋胜似秋香

雪生暖香,洇透儿两靥儿秋哟

摇风涟漪一纨瓷透风雪送来

冷清秋的一副解药

专滋治透心儿的凉

一如情闺的蜜口良药

风过倏凉——

金兰不烫

 

古作姣梨妆

原来取字眉妩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

雪透瓷香胜似秋香

卧鱼儿的绝飨

玉榻昨寐点石成金的罹梦

朝凤的百鸟并没什么可怜

香絙鸣瑟下衔棋串戏,不过尔尔

流萤渡高阁

倒是诛怜一世轮回身下压的海棠

 

 

 

 

 

《八月,那片云泽雨》

 

 

我心慕的那位姑娘,丝丝醉心香甜的女人

我愿一遍遍将她拥入怀中,一遍遍激吻她那缀点金香的苞髻

尽得幸醉湎于她那清甜的泉窝

 

她属名八月花神

铭芳传鼓于清宫康熙御制五彩“十二月令花神杯”

我心慕的这位爱人她名列桂轮花魁

如犀辟尘埃如玉辟凉寒

花朝月夕,香誉远扬

 

月桂茂势入宇五百丈,惊奇甚丽

青鸾栖上越是长势了月秀卓清

那些雨润云温的枝柯幻不幻化得了巫山云雨

那琼露金枝头浮不浮渡得起兰舟桂浆

玉髓生香也生云烟的灵魄,忽如一夜贞清风来——

八月的桂雨啊,那片云承泽的雨

窸窸窣窣,荫泽落满香膏

 

八月,丝丝沁人心脾的金桂

八月,丝丝醉心香甜的美女

我终于拥她倒卧藕合红帐,春宵慵裸半玉阆光

呼椉云醉发兰舟嗬—— 八月醇酿的丹桂酒啊

女床无树不栖鸾,金玉良缘哪

那泊月溪金枝之上的野

如露亦如电

贻属于我们之间毫无禁忌的爱

 

 

《调情无益》

 

 

但凡错爱

都是爱上了一个扭曲的感官空间

和灵异的世界

 

原本真的空界早已倒象变卦

早在穿越异次元时空抵达时

殊不知早已抵达

尽空

再少费点口舌

丘比特一刹那的谬误之箭

 

每当夜幕的紫水晶帘缓款降临

铺天映辰而下满星空情怀的香氛,无边无尽虚透的形散

就变身一只柔情馥意小兽

温香  软玉  珠润,蜜软些再

蜜软一些

情人们俗谓Flirting

FlirtingFlirtingFlirting

香胭脂一时蒙蔽了心眼儿

是医愈空虚与寒  极鸩绝品的良药

 

失之百里差之千里

越度多观轴面空间之上不停息原地滚腾

恣情裸奔的小白鼠

废尽心机,

徒劳无功。

美人隔层纱才美,瓷器搁玉案上才能永葆美丽

就像人总是爱慕极致的漂亮一样

 

库金箔的肉身,一朵精修蛊炼了灵窍二十华彩的菩提心

一旦被蛊魔上冰海深流的智慧

秋翎飞汛  云雨泛滥

调情无益

我不会经受毒蛇任何的引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