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黄昏入境 // 乐缪 > [诗歌] 开光辞(组诗)

黄昏入境 // 乐缪

乐缪(1992年~ ),原名俸雪玲,曾用笔名冰川,成都人;现为北京某杂志编辑、记者;11岁获河北作协举办的第三届“黄河杯全国文学艺术作品大奖赛”优秀奖,并受邀特聘《小小说月刊》杂志社“特约创作员”资格;16岁开始公开发表诗歌,有作品见于《星星》《诗潮》《延河》《飞天》《文学界》《岁月》《巫山》《诗词之友》《大别山诗刊》《北方作家》《汉诗·读本》创刊号 《杂文报》《感悟》等全国各大刊物。出版个人诗集《日久生情》。
TA的作品

[诗歌] 开光辞(组诗)


 

《一首濒临死亡的春天》

 

 

从没过过这么大好的春天啊

惋惜——哀叹——

我害怕我再也看不见这春天,这清婉飞扬

再也看不见这春夜轻透的亮光

那或许要等上许多年以后

那忽临而至的某一天——

那或许就在眼前

明日睁开眼啊,到了另一个黑夜无边的世界

醒来,再也嗅不到这么好闻的春雨

这绵绵细细携带这方圆十里泥土芬芳亲切可爱的味道

再也感触不到在这春夜润物细无声中悄悄潜心滋长着的一切——

 

——因为惧怕死亡

过去我忽视了多少大好春光

一望今宵,八万里田地

春天是诗情生发的季节啊——

让春天送你一首濒临死亡的诗!

这临终一刹,万物之心都在这清透无瑕的润泽里洗脱得

干干净净

 

忽听闻清晨一声惊鸣

——嘹亮彻骨

——春风拂面——好爽啊!

大街上的人都这样叫道

 

 

《性 觉》

 

 

时间久了,我已习惯了你的体态,你的身姿……

你空灵敏捷的指爪倏忽——

腾空一跃

好譬如一种爱欲……一种热血已经绵续了好久好久……

不是才刚刚升起的烟火气

远古史前,一种神谕的辉耀

腾空一跃

河川一色就已浣了天的昼颜

 

人的精魂灵界

有狗穿行

究竟需要怎样进化?

才能让性灵的觉悟穿行人类的生命中——

两种生灵激迸火花却又并行不悖

你的灵鸿飞动,你的顾步娇态,你的娇憨可掬

昨夜的故事永远不会远逝

暴风雪凌汛而过

后窗外的雪地留映下空灵敏捷的一爪鸿印

 

在日本的传说里

大雪和狗,始终有某种神秘莫测的牵连

就如此刻你在我脑子里雪下成千丝万缕

此刻我满脑子里除了你再也无法挤下多余的雪

——就像这样一片寂寥空旷的雪原

 

 

《春光开闸》

 

 

春光大明

开闸放水

 

成长的必经阶段或许如是这样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一切结束得更突兀

待你还未是非辨识清晰,善恶充分认知

说时迟那时快,你就已弹指一挥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惯性力叛逆一下,仿佛一切冥冥中自动归档

 

为什么一定要等到一切都宣告失败

我们才能够心平气和

不再离心离德

不再戈戟相向,剑拔弩张

坐下来吧聊几句

烟花爆竹响又除一岁

 

春光大明

浩浩汤汤一场醍醐灌顶

所有闸开都要放水

汇成一湾春流

 

2015.2.19元日 一稿

2015.3.31夜 二稿

 

 

《一碎片月光足以倾城》

 

 

我被月亮漏洒地上的光晖吓倒了

它铺晒得那么明亮,明亮在那么晦暗的夜里,就那样

裸露雪白的身子铺晾在那么恰如其分的微妙地段

像无比地铺洒白银的光晖,那么光亮啊!那么亮淌!

像活灵活现的巨蛹,雀跃于大地之书

那么皎洁亮淌啊!那么晶莹玉萃!那么格致风雅!

——以致

我被月光吓倒

 

三生红尘,九世繁华

照耀千古更迁的还是那一轮月华

它一眨也不眨眼的

它或许还能依稀记得

那一个遥久的夏天

我差点被吓得一病不起

 

2015.3.9子夜五刻 草记

 

 

《春天的菠萝就是恋爱的滋味儿》

 

 

春天的菠萝又大又甜

鲜嫩欲滴的汁液滴在书本上也咸香迷人

犹如老外文楼下春天来了梨树的春花新叶全开了

开得那么满目青翠那么明艳欲滴那么小清新啊

满树繁花的观赏梨不同于野生梨花,盈盈碎碎散发的

小清香绿叶儿满枝桠绽放开洁白柔嫩的小花儿

犹如青春文艺中所彰显的绝美与力量一样

更绝妙的,好譬如日本漫画里的樱花花瓣自春日晴空

飘零得满地都是

所谓“春华之绝美”

我想这就是春天里最美的景致啦

 

红楼旁一夜间早已开成了红艳艳的一片,春柳妃红桃绿

川大校园里各处各样不一样儿的烟火

 

在她们身旁,春日的情侣也悄悄一对儿一对儿滋生

你走他们身边儿过都迎面飘来一阵鲜甜迷人的咸香味

春天的菠萝脆嘣嘣的——鲜甜欲滴

一点也不娇涩,它是那么纯粹那么清甜

春天的菠萝就是恋爱的滋味儿

 

 

《咬春》

 

 

廊檐下清幽幽一钵

如清花亮幻飘光迷离的水

活灵活现生鲜的青枣儿

无限春日的波光粼粼扑闪映耀上面

光彩熠熠就如油画中的节气

 

青绿的枣儿可以尽人间一切春意阑珊的词语

去描摹勾绘

青绿绿,青葱葱,青幽幽,脆嘣嘣的——

清甜汁水在河齿溪涧中迸溅

好比水肥鲜嫩的蒿笋爽脆可口,此时的春水湾绒花飞扬

这就是立春重临春光大媚

咬春咬出的一大派青绿绿的白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