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文艺列表 > 正文

追寻“蓝白梦” 留住时光美

来源: 四川非遗         作者:四川非遗                2020-02-05 10:10:16

蓝印花布制作技艺




巴中恩阳蓝印花布是以天然植物蓝靛为染料染制布匹的传统手工技艺。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恩阳蓝印花布逐渐远离生活,鲜有人问津。如今,再以非遗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进而受到重视,蓝印花布的发展历程折射出的是传统民间手艺在工业化时代的境遇。


起源


恩阳蓝印花布源于秦汉,《古今图书集成》卷中记载:“药斑布——以布抹灰药而染青,候干,去灰药,则青白相间,有人物、花鸟、诗词各色,充衾幔之用。”


明清之际,药斑布已普遍流行于民间,所以《古今图书集成》物产考曰:“药斑布俗名浇花布,今所在皆有之。”《光绪通州志》记载:“种蓝成畦,五月刈曰头蓝,七月刈曰二蓝,甓一池水,汲水浸入石灰,搅千下,戽去水,即成靛,用以染布,曰小缸青。”恩阳种棉植蓝靛历史久远,而现所见蓝印花布的样式,多为民国的作品。


千百年来,恩阳蓝印花布不断创新发展,种类逐渐增多,产品从乡间走向集市,受到老百姓喜爱。特别是民国时期由于恩阳水陆交通发达,商贸繁荣,蓝印花布制作、销售均达到了巅峰,北销到陕西汉中,南销至南充、重庆等地。





制作


手工染制蓝印花布不仅是一门手艺活,还是一门体力活。正宗的恩阳蓝印花布制作需要提蓝(蓝靛)、选布、脱脂、刻花板、制浆、刮浆、染色、清洗、晾晒等10余道工序。蓝印花布制作,刻花板是其中一道重要工序,将花纹绘画在牛皮纸上,再用桐油熬制的明油浸泡,干后进行雕花。然后将白布铺平,把花板铺在布上面,用石灰、黄豆浆和匀发酵后制成防染浆隔开,用刮浆板刮在花板上,后取下花板,原白布上就留下了粉末浆花纹。




刮好浆的白布晾干后,将白布平展地慢慢投进缸里的染水中,行业用语名曰“提水”,让其浸泡数小时后,防染浆覆盖部分上不了色,便留下了白布的本色,成了蓝底白花布。为了让蓝印花布里子和面子颜色深浅度不同,提水时,将印好花的整匹布从正中倒转重合进行,把印好花纹的面朝外、里子在内,里子两面相合,染水进入较少,颜色自然比面子的色浅。




白布染好后,将其拿出在空气中氧化清洗掉防染浆粉,即显现出蓝白花纹。因为是全手工印染干后的浆不免会有裂纹形成了手工蓝印花布特有的图案——冰裂纹。过去恩阳蓝印花布作坊晾晒场是将近10米高的树成排地栽入泥土中,上面系上横杆,晾布时将叠好的湿布用顶竿送上去,让其自然落吊下来。


价值


恩阳蓝印花布作为一种重要的文化载体,印证着恩阳文化的发展脉络,不同时期人们的喜好,多种文化的交流融合,承载着恩阳千百年的印染文化。服装、蚊帐、被面、手帕、头巾、门帘等生活用品的变革,对于研究不同时期人们的审美情趣、历史变迁、民俗风情、商贸习俗、意识形态等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同时,恩阳蓝印花布制作历史悠久,蓝底白花、白底蓝花、双面印花各具特色,特别是丰富的蓝印花布纹饰,具有很高的审美、观赏价值。


在工艺美术研究价值方面,蓝印花布制作工艺流程复杂,是民间手工纺、织、染和民间美术的结合体。每道工序的细腻程度是其他民间工艺难以比拟的,而且,长期以来,蓝印花布制作一直是恩阳民间手工艺人谋生和养家糊口的主要手段,在农耕社会经济发展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传承


蓝印花布制作技艺,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然而,随着现代印染工业的兴起,蓝印花布——曾经盛极一时的潮流不可避免地被边缘化,甚至开始消亡,成为被保护的对象。目前,蓝印花布制作技艺在恩阳辖区内仅有登科街道、玉井乡、石城乡仍有分布,传承情况高度濒危,能够制作蓝印花布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恩阳蓝印花布技艺一直以家族式和师徒式在民间传承。现恩阳蓝印花布制作技艺最具代表性的传承人便是李文富。李文富幼时家境贫寒,兄弟姐妹众多为了维持生计,12岁时拜师于恩阳印染高师向琼章之子向成方学习印染技术。


由于现在没有传承人,而且李文富不再染布,因此恩阳蓝印花布急需抢救保护,不然这一技艺只能存在于文字里了。为此,恩阳区制订了蓝印花布制作技艺保护“五年计划”。这五年里,在完善相关资料的收集整理后,将着力培训5名以上的技艺传承人。随后,再通过学校、社会等大规模开办培训班,让更多的人了解、学习并喜欢上这门生活与艺术相结合的技艺。最终,将通过相关部门的鼓励扶持,创作出具有经济和艺术价值的蓝印花布作品,投入市场,从而激发这门技艺的内生动力,使其发展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