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列表 > 正文

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让世界读懂“杜甫很忙”!

2019-11-13 09:09:00        《现代艺术》

文化是一座城市的独特印记,是一座城市的根与魂。


杜甫像 ©王飞


坐落于中国西南一隅的成都,一座拥有4500多年文明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以文化人,以文兴业、以文塑城、以文咨政,全力打造国家西部文创中心,为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集聚强大的文化力量。


成都深厚的文化底蕴、传统文脉积淀和当今活跃的青年创意群落成为这方土地传统与当代完满融合的先天优势。在漫漫摸索的长河里,有随波顺势的经验,也有水落石出的惊喜。城市文创,文博先导,“让文物活起来”的时代召唤让文创人有了新的方向。2019年9月5日—11月5日,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以下简称“博物馆”)在其草堂文创馆公众号发布了一则以“杜甫很忙”为主题面向全国征集文创产品设计作品的征集启事。这是继2012年“杜甫很忙”网络文化现象七年之后的再次发声。主办方希望借助这次的征集活动,为广大创作者传承传统文化提供一个平台,并再一次引导人们对“杜甫很忙”文化现象进行正面的解读。同时,通过参赛者多种形式、多种方式的创意设计产品,也可以让大众对传统诗歌文化和草堂文化有一个更加全面深入的了解。



 ©张涵


讲好文博故事  情怀支撑梦想



 杜甫草堂文创馆


成都杜甫草堂文创馆(以下简称“文创馆”)自2016年9月开业至今已完备发展三年。观众、文博爱好者是喝着“春夜”矿泉水走进的杜甫草堂文创馆的,虽然只是一瓶水和“春夜”二字,但其中蕴含的“草堂文创风”可见一斑:从杜诗《春夜喜雨》到“春夜”联名饮用水,从可观之雨(草堂之景)到可饮之水(崇尚“润物细无声”的文化属性和审美意趣),体现出草堂文创的品调和思路。2019年8月底,博物馆携手独立设计师谭杨,打造出草堂系列首饰——花隐、喜雨、月涌三个系列,融合百花、柴门、花径、堂松、堂竹等杜甫草堂的经典情景元素,“引爆新潮”。2019年中秋前夕,草堂“春花秋月”诗意月饼礼盒开启预售,精选四种季节限定风物之外形,从中国传统色中萃取最具季节代表性的四种颜色,“好物配美色,国色更添香”。四天后,文创馆推出“诗意白话”系列文创产品(T恤、帆布包、明信片、搪瓷杯等),从杜诗中攫取灵感,艺术家用黑白分明的线条狂野勾勒,将古老诗句用画面的形式跃然纸上,以反转强烈的思维方式对传统诗歌进行全新释义,“点到为止,一字千语。”与此同时,草堂文创又推出极具国潮风的文艺产品“沧浪系列”,门帘、坐垫、鼠标垫、收纳包、长丝巾、文件袋,设计理念源自杜诗“百花潭水即沧浪”,设计师自浩荡如云的想象中揉取一丝具象,“化作澎湃于天地间的莽莽沧浪。画面采用素锦青花配色,雅致的低饱和度色调与恰到好处的渐变融合,层叠交错中带来极致美学享受。”而更让文创迷“抓眼”的标题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听我的,浪起。



草堂系列首饰 花隐




草堂系列首饰 喜雨



草堂系列首饰 月涌


 春花秋月”诗意月饼礼盒



杜甫草堂需要什么样的文创?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产业发展部副部长黄萍认为应该深度挖掘草堂的文化内容(而不仅仅是诗歌文化和关于杜甫的一些浅层的附和内容),应该是“一个人到一个馆到一座城”的文化递推的衍化、深入与延展。“可以由一个点延伸出去做,因为‘杜甫’本身就是一个大IP。如何把这个大IP玩转,玩到极致,我觉得是一个需要慎重思考的问题。”在黄萍的理解里,文创产品只是一个载体,通过文创产品来表现杜甫草堂想要表达的文化精神、文化信仰和成都人的生活方式、审美范式,以期许概括出这座城市的城市气质,这也许才是成都文博文创人的使命和方向。“为什么是由一个馆到一座城呢?大诗人杜甫为什么能在成都写出这么好的诗,成都的包容性、成都人的生活方式与审美情调——是成都的生活方式吸引了他。让他在自己一生中比较相对安逸、舒适的状态,沉下来,写出了这么美好的诗歌。文化,应该是浸润式的,而不是供快速消费的。”


“沧浪系列”门帘


“沧浪系列”鼠标垫


“沧浪系列”收纳包


“沧浪系列”文件袋


此外,博物馆还确定了以“草堂生活带给你不一样的生活美学”为Slogan,导览、活动、文创、社群的四维立体模式,形成多重复合建构文创内核的整体思路。在活动、社群方面,博物馆携手肯德基在肯德基天府锦绣主题餐厅举办“草堂童声·和诗以歌”杜诗吟诵活动、“草堂·非遗传承你我同行”“有礼太古前传统礼仪体验活动”等文化活动;在杜甫草堂文创馆举办七夕“金风玉露草堂逢”诗词主题游园会、“月是故乡明”草堂中秋游园等活动……丰富活动带动文创概念的延布,让游客、观众和文博爱好者来到草堂进行实景体验和沉浸式感受,而这些参与者自然形成草堂文创旗下的活跃社群,粘性得到提升,活跃度也得到加强——值得一提的是,今年2月27日,肯德基携手杜甫草堂博物馆联合打造的首家天府锦绣主题餐厅,在歌声中正式亮相。杜甫草堂博物馆馆长刘洪和肯德基川渝黔滇市场总经理李学红,共同为主题餐厅揭幕。这样的跨界活动,一度引起轰动。将博物馆文化搬进餐厅,让“吃着炸鸡读杜诗,体验成都安逸生活”成为落实的可能。


草堂·非遗传承你我同行


乐享草堂猪猪年,穿越时光回廊,寻找童年记忆


 七夕“金风玉露草堂逢”诗词主题游园会


月是故乡明”草堂中秋游园


“四月芳菲 伞映春华”DIY油纸伞绘画体验活动


 kfc&杜甫草堂授权餐厅开幕式 (揭幕)





“博物馆应该是中国文化的一块文化阵地,需要坚守。现在提倡‘文旅融合’,以文化带动旅游,提升国民审美水平,加大文创投入,扎扎实实做文化,才是可行之道。”黄萍提到,文创馆开业的这三年,理想很高远,现实很残酷,之前“柴门”“花径”“大雅”三个系列主题文创产品备受博物馆重视,但这些年相关产品销量受阻,一度停滞开发。“我们跟商家说,花80%的精力养活自己,剩下20%珍存情怀。那种‘拿来贴上就是文创’的产品开发思路今后应逐步消退、减少。现在很多观众(游客)到一个地方参观,习惯购买纪念品,但博物馆的‘文创品’应该跟‘纪念品’有所差异,当然,从纪念品到文创品这条路会很漫长。我们想要让走进草堂的观众知道,这里是博物馆而不只是旅游景点。我们希望通过小的东西传递出博物馆的‘文化好物’,这是我们理解的‘文创’。”


kfc&杜甫草堂授权联名产品


为了达到讲好文博故事,推出“文化好物”的目的,用情怀打动观众,杜甫草堂博物馆推行了10元人工讲解的服务,讲解收费的门槛降下来,观众读草堂的兴趣提起来——“我们希望人们读懂草堂,讲解和文创品本身也是对博物馆的再次宣传。”


草堂文创馆


川音工业设计系师生助力“杜甫很忙”


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杜甫很忙’主题文创产品设计征集大赛”截止今日(11月10日)已过去整整两月,目前已经进入作品评选阶段。在此期间,受到了设计业界内外的广泛关注,既有设计公司的精准推送,也收到了来自各大专业院校师生的踊跃投稿。四川音乐学院美术学院就是专业院校其中之一,谈到此次大赛,川音美术学院的院长杨为渝对我们说道,“以此次杜甫草堂文创比赛作为一个参照点,可以来解决我们在教学里需要解决的一些基本问题和思维呈现手段,这是件好事。我们做这个专题的学生应该不下30人,如果加上其他老师指导的学生和一部分研究生,可能这个数字还会多些。‘文创设计’首先是对‘文创’二字有个界定不然它们就只是个符号。‘文’即‘文化’,它应该是推动人类发展,改变人类生存方式的。而‘创’则应该是一种创意。如果只是将过去的纹样、款式拿出来复制一遍,我认为这不应该叫‘文创设计’,而它应该是对人类生活方式和生存状态的一种创造和创意设计。”在触及“文创设计”的问题时,杨为渝不时逆向设问,“难道现在的工业文明就不是一种文化形态了吗?它也是。‘文创’应该是对文化自身形式的改变,只要进入了人类生活状态里的就是一种文化”。对习惯了从“产品设计”思维出发的设计者来说,“文创设计”会比普世性的产品设计更具地域文化属性,而且门槛更低,更易介入。杨为渝认为,虽然文创产品设计同工业产品设计从思维方法到设计手段都应该同门同宗,但文创产品跟普世的工业产品间还是存有一些本质性区别。“工业产品有它自身的寓意性,但会更偏功能化一些。当然,工业产品本身也是具有文化属性的。”




泡茶器设计手稿


川音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的在职教师董婉婷也谈起了她参赛设计创意的缘起。“杜甫与诗,自然是所有创意者都无法绕开的一对联袂名词。但,杜甫草堂不仅有杜甫的诗,它还有幽深掩映于林间的茅屋,有瑰丽润泽的高塔,有浣花溪水倒映出的千诗碑。”除此之外,归于博物馆中的藏品更有许多是熠熠生辉的耀世之作,比如乾隆皇帝亲笔题写的“润物细无声”,这些瑰宝都是滋养草堂文创源源不断的创意之泉。



 智能药盒设计手稿


正在就读研一的张说,对于此次文创大赛兴趣颇浓。在开展设计之前,她按着设计程序开展了一系列的市场调研。并就着课题,张说第一次走进了博物馆。她希望自己设计的产品既能传承草堂静谧的气息又可符合现代的审美。



杜甫草堂x肯德基


在杜甫创造美妙场域的千年之后,他对自己这些绝笔的总结和创造将要迎来的第二次生命一定充满了期待。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杜甫很忙’主题文创产品设计征集大赛”的作品将在活动结束后公之于众。可以想象,当“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等意象将附于一物之上时能有多美的物象。



杜甫草堂x肯德基


几年以来,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以文博学、艺术学、考据学、设计学等多学科协同的工作机制,借文博行业文创势头正盛的契机,融博物馆研究、媒体研究、相关专门史等更多的专门学科,乃至教育学、传播学也参与其中,这令文创产品的范畴得以丰富与完整。加之博物馆对文创产品与博物馆纪念品的相关标准与界别有着明确的自我限定,对文创之“文”、之“创”更有独到见解——经过三年发展,以“三进院”超千平米的文创馆空间为“杜甫草堂文创”这块品牌留出了开阔的生发沃土。



 漆器·茶具4件套


北大美学博士、央美教授、成都市文化旅游专家咨询顾问郭羿承教授对成都杜甫草堂的文创馆和文创发展,就如此支招:“第一,文创馆内的文创商品可再提升,与杜甫草堂文化内涵相关的商品比例还可提高。从展陈上,还能进一步突破,让更多年轻人愿意去了解优秀的传统文化。第二,深化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艺术授权工作。现在很多博物馆已开始采取了行动,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算走得靠前的。接下来可以再深化馆藏资源授权相关工作,这除了对博物馆的‘文创’有价值外,也有助于杜甫草堂的教育及社会公益形象!”在谈到博物馆丰富的馆藏内容时,郭羿承言语中透着兴奋,“园林、建筑、杜诗……还有其他馆藏,这些都是博物馆的重要文化符号。但对于做授权的建议,我认为最好是集中在一个核心点上。比如,一说迪士尼大家会想到米老鼠,一说哪吒人们会想到他的亲情和友情,每一个文化IP都应有一个主轴”。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的主轴是杜甫,他认为这点毋庸置疑。“在偌大的馆藏中,藏有清乾隆帝所题《春夜喜雨》中的一句‘润物细无声’,我们可以此为主线成为该文化IP的核心,发散出去。我们应该让所有力量集中到一点上去发力,这无论是对品牌,还有对理解杜甫的诗歌来说都是很有帮助的。”


草堂茶物·四季小罐茶套装


在“文创设计”小几十年的发展年轮中,既有像郭教授一样的学术研究者,也有数以万计的为之“实战”的设计青年军及更多商业设计中坚力量。


 杜甫酒


扎根于深圳的“慢物质”团队,目前也正跟国内一线博物馆合作开发文创产品。其合伙人、设计师二毛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自2006年毕业后,他一直从事着自己所热爱的设计行当。对于做“文创”,他苦苦甜甜喜忧参半了十多年,此番他也携作品参与“杜甫很忙”文创设计大赛。



草堂三景黄铜书签


对于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这个IP二毛十分看重,“这是一个蛮大的IP了!杜甫草堂博物馆作为成都人向外地朋友力推的文博经典打卡点之一,在我们成都人的心目中也是一个很熟悉很向往的存在”。在他看来,博物馆在文创开发上,最核心的发力点就是杜诗和文房。如果是从设计出发,就应该抓住这两点深挖。在此基础上,还要去发掘那些可以衍生出具备产品属性的内容。产品一定要具备产品性,切忌生硬嫁接。如果素材与产品具备冲突性,该设计就无法成立。


茶画会-诸事如意(“慢物质”设计)


大众多是为那一瞬间的感动而去消费。所以,要做文创就要大量去挖掘情感问题。”在设计场上打拼多年后,二毛愈发理解那些出于消费的动机。他一直笃信,大众对产品的理解会从情感意义出发。所以,在文创产品设计上他会无限放大这点,因为一个“情”字可以感天动地,更何况撩拨一次举手之劳的消费呢。


传承传统文化  读懂一座城


故宫博物馆前任院长单霁翔曾在一次次演讲中说:“文明古国应该拥有更多的话语权,把人类漫长历史中凝练的智慧运用到现代生活中。‘工匠精神’的核心在于传承。”古国中的古城历史是最伟大的艺术品。如何综合运用城市设计、资源整合、创意美学、形象影响等手段,对城市有机生命体进行多维运营、价值创造,深度挖掘提升城市形象气质、品牌价值、环境风貌,最终形成鲜明特质、稳定肌理和独特印记?如何通过城市营造为城市发展注入更加持久的经济活力、人文魅力、生态引力?


水墨青花帆布包


我想,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正是希望通过此次大赛的形式给出的草堂答案。从各大专业院校、到专家学者,再到市场从业者,从学习到理论论证再到实践操作,这都为博物馆的文创发展打开了更多可探索之门。我们能预见,在不久的将来成都杜甫草堂文创馆内会有越来越多直击大众内心的,具有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文化属性的新品在架上笑迎四海来宾。


 杜甫草堂·馆藏水晶镇纸


草堂风物木质冰箱贴


天府文化,文创成都。一个人、一个馆、一座城。成都杜甫草堂正以更加绚丽的身影,让世界读懂草堂、进而读懂成都!


图丨艺术野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