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列表 > 正文

我爱我的祖国——记青年作曲家敖翔

来源: 成都市文联         作者:刘英                2020-07-31 09:09:29

在当前的学术语境下,音乐流派纷呈:古典音乐、浪漫音乐、现代音乐、流行音乐、西方音乐、中国音乐、传统音乐……,各种流派,各种风格。各个流派之间既有清晰的界限,更有融会贯通的交织。文化的相互交流,各种技术手段的日新月异,强烈地冲击着人们根深蒂固的观念。各国的音乐作品也呈现出令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的炫目景观。有这样一位青年作曲家,在他的作品中,我们既能清晰地感受到始终保持着的古典音乐的严谨、浪漫主义的激情,更能感受到作品中现代音乐的色彩甚至突破传统桎梏的精神力量。从他的作品中,我们清晰地感受到作为一个中国人深深的文化根基和艺术底蕴。他巧妙地将众多风格为我所用,立足于传统音乐的丰厚根基,又广纳世界各国在当代音乐发展进程中所创造出的丰富多彩的作曲观念与技术手法,融会贯通,精心构筑出属于他个人作曲风格特点的创作理念和创作技法,产生了一大批精彩的音乐作品。他就是四川音乐学院副教授、青年作曲家—敖翔。



 国家大剧院管弦乐作品《曼陀罗》由国家大剧院管弦乐队演奏,指挥洪毅全


敖翔,四川成都人,出生于音乐世家,从小受到严格正规的音乐训练,5岁随四川音乐学院李晓玲教授学习钢琴,10岁随四川音乐学院白杨洪教授学习打击乐,1994年考入四川音乐学院附中打击乐专业,初二开始随父亲敖昌群教授学习作曲。在四川音乐学院完成了附中、本科、研究生的学习。2004年赴奥地利学习作曲之后,于2005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留校任教。十几年的寒窗苦读给敖翔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学生时代的敖翔创作出了室内乐《变》、声乐曲《晚钟》、《第一弦乐四重奏》等多部作品,这些作品虽然青涩、稚嫩,但是已经初露锋芒,尤其是室内乐作品《变》采用川剧音乐作为素材,运用现代的作曲技法,将川剧的特点用音乐的语言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他的创作思路和创作手法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一致好评。室内乐作品《变》获得“中国成都三川杯作曲比赛”三等奖,声乐作品《晚钟》获得“中国四川音乐学院声乐作品比赛”三等奖。


留校任教的敖翔并没有停止对艺术的追求,他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目标。2011年获国家西部人才计划赴上海音乐学院学习作曲。2013年以访问学者身份赴美国进修并获得艺术家证书。在出国深造的过程中敖翔不断地学习西方最新的作曲技术,在接触、了解和深入研究五花八门的新技术、新观念的同时,他也在思考:音乐的本质究竟是什么?音乐的内容与技术的关系,一部好的音乐作品的核心内涵等一系列的问题。最后他清晰地意识到:音乐应该是作曲家内心最纯净的声音的表达;这个声音表达取决于作曲家所处的国度、民族、信仰、所受的教育、所经历的人生体验等,只有人格完善的人才可能发出最纯净的声音;所有的技术和手段都是为这个声音的表达服务的,或者说需要什么样的声音才会去选择什么样的技术手段和表达途径……带着对音乐深层次的思考,他确定了自己的创作立足点,作为一位中国作曲家,他深深的热爱着自己的民族,深深地热爱着滋养他成长的这片土地和具有悠久而厚重历史的灿烂文化。在他的内心深处无不流淌着对这片土地深深的情意,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孕育的文化才是他内心最纯净声音表达的根本基础和源泉。带着对祖国的热爱,对中国文化深厚的情感他创作出了三重奏《炼尘》、管弦乐队作品《坛城》、弦乐四重奏《画彝》、大提琴独奏《八》等一系列以中国传统音乐元素为基本材料的音乐作品。


《炼尘》是以川剧《白蛇传》中的音乐元素做为素材创作的一部三重奏作品,分别由长笛、单簧管与钢琴演奏。整部作品分为三个乐章,“降尘”、“西湖断桥”、“雷峰塔”,三个乐章各具特点,作者尝试用现代作曲技术结合川剧音乐来讲述中国的传说。并且在作品中大胆的加入人声的表演方式,让演奏者参与类似戏曲的念白,使作品的声音表达有了别具一格的艺术形态。这部作品获得英国伦敦NAVA音乐节“IMHM国际作曲比赛”一等奖。


《坛城》是由美国北爱荷华交响乐团委约的一部三管编制的管弦乐队作品。作者在音色结构的搭建过程中,将传统音乐中的元素逐一融入作品的音色结构中,用音乐构筑了一幅奇妙而又美丽的画面,同时表达了作者对于精神世界的诉求。这部新作在主题创作、音色、节奏和人声运用等方面匠心独运,通过巨大的对比变化创作出鲜明的音乐形象,特别是在乐队配器上大胆而独特的手法将他的作品定格在了一流水平之上。北爱荷华大学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安伦博士对敖翔盛赞有加,他说:“年轻人有这种非常成熟的手法和技能来写出这样的作品是少见的,它表现出了作曲家广博的学习和不断的探索,对乐队新的声音的追求和各种手法融会贯通的创新运用显示了作曲家强烈的个性和成熟的创作心态,这是一部激荡人心的好作品!”


2017年10月应美国华盛顿州塔科马市普吉桑大学与太平洋路德大学邀请,敖翔赴美进行了为期1周的学术交流,在此期间举办了多场讲座并演出了他的作品。在讲座中,敖翔介绍了自己的作品创作思路,同时也介绍了中国作曲家如何将中国民族民间音乐与现代技法相结合的创作思路与创作观念。讲座与音乐会都取得了巨大成功。在讲座和音乐会结束后,普吉桑大学的老师和教授们为敖翔一行举办了欢迎会,普吉桑大学校长出席欢迎会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表示,这次交流非常成功,架起了中美文化交流的友谊桥梁,并表示将再次邀请敖翔副教授进行访问交流。



 在美国普及桑大学举办讲座



 在美国太平洋路德大学进行《中国传统音乐在中国作曲家作品中的运用》的讲座



 同美国普及桑大学教授与学生合影


2017年的夏天,美国辛辛那提音乐学院方义嘉博士给敖翔发来一封电子邮件,希望敖翔为他创作一部大提琴作品。写什么成为敖翔当时思考的重点。恰逢当时有一部纪录片《二十二》,这部长达1小时的电影,用纪实的手法反映了在日军侵华时期被强征为慰安妇的幸存者的现状。怀着激动的心情看完纪录片之后,敖翔决定这部大提琴作品就以此为主题,以表达对现今尚存的八位慰安妇的深切同情。他以广西民歌为素材元素,将其与现代技法相融合完成了作品的创作。方义嘉博士试奏作品之后,感动得快哭了出来,他说“作品极具表现力!着实是一首好作品,我将会不断演出,并将它推广!


在日常的教学工作中,敖翔注重学生自身的能力,因材施教,不拘泥某种固定的风格。在2018年7月由敖翔教学班申请的“大学生创新创业计划”音乐会成功举行,他的七个作曲本科学生用八部不同风格的作品展现了年轻作曲家的风貌。他曾说:“学生时代就应该勇于尝试各种不同的创作风格,只有这样才能找到自己内心所想表达的声音!”


在敖翔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位中国青年作曲家在音乐世界里苦苦求索的足迹,当下浮躁的环境里,敖翔安守着一份清贫,一份内心的纯净,创作出一部部既被国际认可也被国人称赞的音乐作品。每每有人问他为何对名利如此“淡定”时,他总是说:“如果不是发自我内心的声音,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才写得出来。而我内心最强大的声音就是我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自豪和我对中国和中国文化深深的爱!我的音乐里的声音表达,讲的不是其它,那是我热爱的祖国和永远为之骄傲、自豪的伟大的中国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