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列表 > 正文

空灵的宁谧之美 ——画家冷蓉的山水情怀

来源: 四川艺术网         作者:邓中朝                2020-07-30 15:03:10


很赞同这样一种说法:所有的艺术最后都是因为那个人。

冷蓉,又名晓蓉。在我们双流,她可是一位被人尊重、受人喜欢的名人。她毕业于师范院校,她是双流青少年宫资深的美术教师,成都市少儿艺术研究会副会长,同时又是一位乐于为书画家朋友服务的“志愿者”,她真诚开朗的笑容一直都是双流书画艺术朋友圈里的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就艺术生涯而言,冷蓉称得上是幼承家学。她出生在风景如画的九寨沟。在1998年以前,那里叫南坪。冷蓉的父亲是一名美术爱好者,在那个年代,他用手中的颜料和画笔,在墙上创作了一幅又一幅的巨幅油画作品。父亲创作的时候,也不忘记带上自己的独女,甚至工作繁忙的时候,他还会让年仅几岁的冷蓉拿起画笔,填充一些深一点的颜色。绘画的种子,开始在冷蓉心中发芽。冷蓉有幸在孩提时代结识简崇志,我国著名风景油画家。每当简崇志画画的时候,冷蓉就在一边看,潜移默化地受到很大影响。

冷蓉在师范院校是学习油画的。1989年到双流县青少年宫工作后,虽然画油画的人少了,但有幸看到了“梅兰大师”邓奂彰先生为学生作画,这对她爱上中国画产生了重大影响。她先后拜邓奂彰、朱常棣、姚思敏、唐允明几位著名画家为师。名师的传授点拨加上冷蓉自身慧悟,多才多艺的她在绘画上,尤其是在国画山水画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纵观冷蓉近些年来的创作,按题材大至可分为三个块面,一是九寨风光,这是她童年的记忆、内心的憧憬,也是她学西画形成的对色彩的敏感和冲动。二是川西民居,我们通常称的“老屋”,这是我们一代人面临着渐行渐远、弥足珍贵的记忆。三是巍峨延绵、气象万千的巴山蜀水,这是中国山水画家得天独厚,取之不尽的造化源泉。冷蓉绘画从这三个方面用心用功,均有所获。



先看她的九寨风光画,湛蓝的湖水、金黄的树叶和那湖面上群飞的鸥鸟,强烈的冷暖对比,在重彩浓墨中又是那么和谐统一,表现她对九寨自然风光的深入观察和独特表现能力。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她师承朱棠棣老师所强调的用几何造形视角对山石写生的功力。同时也看到她自身的绘画功底。

再看她的“老屋”题材作品,毗连错落老房子,木构加砖的白墙与青瓦,这是川西随处可见的村落和场镇。但到了冷蓉眼里,变得那么有大美的冲动,这是乡愁,这是寻根,是对传统的眷恋。她用富有弹性的枯湿浓淡线条,把这些极其平凡的瓦屋描写得那么顾盼生姿、生动传情。就拿这次带到欧洲去的团扇《西蜀小镇》作品来说,八九间山村瓦屋顶,占据画面的大部分,除了街口门脸和左下角吊脚楼、树丛几处有点染外,几乎全都是线描。这些线或粗或细,或浓或淡,或疏或密,一笔笔写来,既从容不迫,又一气呵成。加上富有变化的几何造形,一个充满生机又具有古意的西蜀小镇跃然纸上。在这里,我们又看到了她对传统笔墨驾驭能力和长期写生的基本功。

冷蓉的山水画是“师古人”与“师造化”的综合表现。无论是丛林小树还是峻岭岩石,都能看出她对传统笔墨的继承,又能看出她对川西高原写生的积累。我们从她的六尺大画《剑山蜀道》来说,可以看到她对传统中国画山水技法的娴熟运用,尤其是“骨法用笔”已经达到很高水平。无论是重墨的近景树丛和村落(老房子),还是淡墨的中、远景山涧栈道,乃至大面积焦墨的崇山峻岭。处处见用笔,笔笔见精神,其笔力和气象,均不让须眉。

冷蓉善学,她近些年不仅深得姚思敏、唐允明老师的真传,同时还从身边其他画家那里“借力”。她的山水画正在多方积累中渐显个性。这个性就是她对色彩的敏感和对用笔的重视,也是她性格中绚丽和豪爽的展现。

总体说来,冷蓉作为蜀中的一位山水画家,在“画什么”和“怎么画”上,都已经有了明确定位。凭她的热情和执着,我们完全有理由期待她在今后的创作中,以更纯、更新、更具个性的绘画语言,表达她对祖国山水和乡情民俗的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