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列表 > 正文

习书道,参佛理,书快意人生 ——浅析赵安全书法艺术

来源: 四川艺术网         作者:张欣                2020-07-22 11:11:44


文字自甲骨、金文起,流传千年,书法随之。无论秦始汉武,亦是宋元明清,每个时代都有书者推动着书法前进。

从书法历史观来讲,由最初的文字刻录到书写工具,到书写与艺术二元属性,再到如今纯粹艺术性,书法功能在变、艺术特征在变,每个时代的书者对其的诠释也在变。书法,作为中华文明的产物,在当下我们继承的不该仅仅是书写的一面,更该追求其精神内核,释放文化的力量。

书法的学习及创作是一个由临摹到创作、再由创作到临摹,循环往复、螺旋式升华的过程。

安全先生在初临碑帖之时会力求“像”——此像非百分之百像,而是十分之中像七八分,余下二三分留给自己。然二王不仅书艺屹立书法历史长河,他们的笔迹亦是魏晋文人精神的载体,通过书法学者亦可与古人对话。因此,除了外表像、技法相似之外,安全先生更留意对“魏晋风度”之神韵予以追求,时刻提醒自己勿将巍峨大殿化作闺阁。

学书之余,安全先生亦学佛多年,日读《金刚经》且以佛陀教义教化自我: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佛性内涵亦是书性内核,虽文不胜质,但率其真、不欺世媚俗。其心志淳朴与魏晋书风“质朴古情、沉着痛快、文而不华、质而不野”相契合。正如古人有云:“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如其人也。”其多年着意于小行草创作,随性当中追求异样——或是融贴于碑,或是引碑入贴,使相互掺合、相互渗透。重视“滑”“涩”交融,宁“涩”勿“滑”,宁“拙”勿“巧”,且分寸适当。

书者学定,佛家参静。安全先生坚持学书法要有定力与清净之心,因为定能生慧、定亦能生胆识,在作品创作中真实反映内心的审美品味,以实现痛快地自我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