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列表 > 正文

陈洪书法作品赏味

来源: 四川艺术网         作者:朱静蕾                2020-06-10 15:03:13

一纸古宣,泛着花香的诗词,情融纸心,渗出墨香的雅趣。一幅书法作品展开了,灵动的文字间似乎有编钟的余音袅袅传来,没法不让人想起悠悠的历史和那些书法家独有的生活情怀。前几日有幸得见书法家陈洪的书法作品却也顿觉有着深秋红叶般的款款深情。




赏陈洪的作品总是在无形中带给人们对生命更多的感悟。内容的选择,形式的表现,技法的运用,内涵的表达,冥冥中把人生的寂寞和灿烂,虚幻和真实演绎成一部厚厚的哲学史。


此刻,我尽可能清空脑子里的所有想法,去追寻心底最真实的陈洪。


“我不是搞书法的,也不是搞绘画的,进入这个圈子完全是整起耍。”就是揣着这样一个淡然的心态,陈洪在艺术的海洋里却执着的“耍”了几十年。


谈起学艺初衷,陈洪表示:“年少时期,家里的大哥哥和三哥画的水粉画和素描画都很好,受到了他们的影响,加之有缘与著名书法家邓代昆相识,他无意间说起的‘你也可以学习书法、画些画’就萌生出了要学习书法的想法”。




自古沙场壮襟怀,历来将军多诗情。17岁,青春年少的陈洪离开家乡,开启了激情燃烧的军旅生涯,他从一名普通士兵一步步成长为上校、政委,数十年间,白天带兵训练,夜晚看书习字,征衣常带淡墨香。训练场上,他沙场点兵,指挥方遒。80年代初的对越反击战,扣林山作战血火交融、气贯云霄。绿色的军营,威严的军校把他锤炼成一名优秀的军人,具备了攻坚克难无往不胜的性格,同时又有南方人的一身灵气。


或许正是因为陈洪独有的人生经历,在饱阅人生百味后,才使得他在创作中能求得更多愉悦,“闲世人之所忙,方能忙世人之所闲”,求得精神的自由,对美的体味会更深些。


陈洪的书法,法古出新,格调高雅,既有贤哲书家的醇厚,豪杰笔墨的风骨,又有禅道中人的洒脱,文人雅士的清秀。我钟情于他的隶书作品,其隶书拥有“三味真火”:一曰古典味,篆隶相融;二曰金石味,笔姿刀意;三曰天趣味,稚拙随心。



隶书的风貌百态千姿,有的大气磅礴,有的秀雅缠绵,但它们共同的特征则是古拙眩实。这正是陈洪所追求的至上之境,以朴实无华的技巧来抒写赤子一般的性灵。欣赏他的隶书作品,就能看出他点画的踏实并显现出独具的功力,结构的自然既随心所欲又不失规矩,更妙不可言的是对通篇章法的处理,从印章到款式都颇具匠心,然而又不露出丝毫雕琢痕迹,他的内心世界像是微风轻拂湖面一般闲透而宁静……


陈洪的隶书作品司马谈的《命子迁》,用笔讲求速度与力度的变化,提按顿挫分明,线条千姿百态,圆厚饱满。他特别重视追求线条生动的墨韵。作品章法看似寻常,没有有意造险,但并不板结和闭塞闷气。书者有意拉大了笔墨层次变化的对比度,互相联结的繁笔与少笔划的组合增加了凝聚与疏旷的对比,以使作品黑白变化节奏明快,使人们能从中体味出书者乐观向上的审美情趣。


值得一提的是,陈洪不仅在书法上有所获,在他笔下的竹枝、山石线条苍拙,兰草用笔劲健,荷叶墨色酣畅,荷茎、苇草纵横穿插、乱中有序,牡丹、秋菊等清素淡雅,水色、墨色、颜色浑然一体,生趣盎然。


在陈洪的作品中,如果我们能够穿越时间,望见过去,那是因为墨痕中本身镌刻了历史;如果我们看到了变化,想起了时光流逝,那是由于笔势中流淌着对生命的沉思;要是我们感到了宁静,获得了超然,那是由于在纸与墨的背后,有一颗心灵拒绝了喧嚣,洗涤了浮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