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列表 > 正文

《绿水青山带笑颜》:乡村牧歌里的现实观照

来源: 中国艺术报         作者:刘婧                2020-03-31 11:11:00

电视剧《绿水青山带笑颜》剧照


2020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之年,国家广电总局也于近日调度部署脱贫攻坚题材电视剧创作播出工作,奋斗的号角将在电视剧中吹响。正在湖南卫视热播的脱贫攻坚题材电视剧《绿水青山带笑颜》 ,通过聚焦青年许晗、杜笑语、郑菲等人帮助石坞村致富的经历,以此呼应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的时代议题。


脱贫攻坚题材剧要吸引观众眼球,并让内容深入人心,并不容易。城市已经成为了影视剧的表现重点,而乡村,或被设定为破败落后、或只侧重表现其田园风光、或直接被忽视。实际上,国家的战略部署已经在让乡村紧跟时代步伐,有着无穷的发展潜力。如何打破观众对乡村的刻板印象,是创作的第一道难关。


其次,当下观众的审美已经被“高概念”影视作品和短视频潮流影响,更为偏向“短平快”或具有视觉奇观的内容。乡村的宁静闲适之美,确实是其迥异于城市的最大特色,但如何使其打动观众,还需要在具体的视听呈现上下功夫。


《绿水青山带笑颜》找到了解决以上问题的方法,让乡村的生态之美时刻贯穿于剧中。这种设定不仅配合了剧情的铺陈,同时细致入微地呈现了田园之美。观众在理解当下乡村发展之余,也能体悟到牧歌式的意境。


剧中的石坞村位于山东省淄博市,它凝结着齐鲁大地的风土地貌、人文素养、传统工艺等多方面之精华,镜头之下的山山水水皆相映成趣。全剧借许晗这一外乡人的视野,展现了乡村的魅力和吸引力。当许晗驱车于高速路上时,大全景之下是“十里野花漫山开,红绿相间美如画” ;促使他留在石坞村的直接原因,是廖老板那既能仰望星空又能眺望山野的民宿;而主人公一路上看到的集市、骑行的小道、散步的河边皆是对当地风景的延展。


石坞村除了秀美的环境,还有更能实现乡村良性、全面和可持续发展的文化、旅游和手工业资源。许晗因地制宜开发当地依山傍湖的民居为精品民宿;杜笑语计划深入开发家乡的琉璃文化;郑菲则看到了“互联网+农业”的契机。


《绿水青山带笑颜》紧扣“生态文明”的主题,全景式地描摹了石坞村的自然环境和振兴历程,牧歌情趣和生态之美呼之欲出。与此同时,脱贫攻坚与生态建设之间的协调统一也得以在剧集中被探讨。


青年人的建设活力,一直在被影视作品记录。上世纪50年代末,电影《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展现了高占武等公社青年带领村民劈山引水和修建水电站的经历。2005年的电视剧《咱们村里的年轻人》以农村带头致富先锋河南新乡耿庄耿瑞先等年轻人的事迹为原型。而《绿水青山带笑颜》则重点刻画了当代“村里的年轻人” ,讲述了他们为振兴乡村所各自付出的努力。在剧中,每一位年轻人都有自己行动的逻辑出发点,让整个故事的发生和发展都更为合理。许晗对北京的生活心生倦意,初到石坞村便被这里的风景吸引,加之又倾慕于杜笑语,便选择了在当地开设民宿;而执意回乡创业的杜笑语,是因为对家乡的琉璃文化和手艺都有着透彻的了解;郑菲作为大学生村官,则背负着国家赋予的使命。


要让脱贫攻坚和振兴乡村的故事,实现最大范围和程度上的共情,就必须凸显其中的多元价值。大学生村官郑菲,对于工作带有满腔的热情。她懂得利用互联网技术,通过直播展示村里风光,利用电商销售特产猕猴桃。即使遇到部分乡亲的不理解,也坚持协调青年来乡创业的各项事宜。她的努力,让村里日益富饶,也实现了自我价值。


在利用励志元素达成情感共鸣之外,剧集还在用日常化表达拉近与观众的距离。杜笑语和其父亲杜盛楼之间的互动,十分贴近真实生活。女儿一心想重振家乡的琉璃文化,而父亲却只想女儿在大城市出人头地。父女俩从相互耐心劝导,到爆发争吵,再到“拉锯战”式的斡旋,都潜藏着两人对彼此的爱。


扶贫的严肃主题能否借鉴好类型元素,增强可看性也是关键。全剧的喜剧风格,让时代的宏大命题得以“落地” 。插科打诨的许晗、憨厚可爱的沈欢歌、“气人代表”杜盛楼等都制造了许多笑点;而剧中许晗、沈欢歌、秦升、杜笑语、小时之间的感情线索复杂交织在一起,让爱情的母题得以融入剧情之中。这些尝试,都更契合时下观众的审美需求。


《绿水青山带笑颜》中的青年群像和创业历程,不仅是一个个脱贫攻坚和振兴乡村的故事,更是对当下年轻人紧跟时代的乡梓情怀和个人梦想、经济发展和生态建设的复调式表达,更能激发热议与思考。 《绿水青山带笑颜》的编剧徐正超为了写好剧本,在半年时间内到多个省份调研乡村里的故事。这些立足于现实的故事,成为了脱贫攻坚时代镜像的荧屏镜鉴。如剧情中高频出现的民宿、生态旅游、电商销售、网络直播等都是当下生活中的热点,生态文明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等社会议题也潜藏于其中,这些都是与时代同频共振的反映。


剧集直击现实的另一点,便是在打破关于乡村的偏见。无论是在大城市已小有成就再回乡的许晗和杜笑语,还是走向基层的郑菲,她们选择乡村便是深信乡村是一个广阔的舞台,能够让自己发挥所长。与此同时,该剧也折射出以大学生为代表的有志青年在当今时代的新选择。从“走出”乡村到“走回”乡村,杜笑语和郑菲不仅需要自己突破观念障碍,还需要说服家人、召唤同路人,最终得以在乡村兼顾个人梦想和家乡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