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列表 > 正文

演天地之象 彖阴阳之变——油画《周易·占筮》创作记述与思考

来源: 成都文艺网         作者:高小华                2020-01-20 16:04:06

高小华

Gao Xiaohua

中国“伤痕美术”与“四川画派”创始人之一,“超级大型绘画”领军者,四川省油画学会会长。现为西南民族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名誉院长,特邀担任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评审专家。

1978年,创作油画《为什么》首开“伤痕美术”先河,成为中国现代美术史颇具划时代意义的经典之作,该画与另一代表作《我爱油田》同时入选全国美展、双获银奖并为中国美术馆收藏。1981年,创作巨幅油画《赶火车》,被誉为油画的“清明上河图”,于1999年荣获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20世纪艺术贡献奖勋章”。油画《暖冬》曾获美国“CAC第89届艺术大奖赛金奖”,同时期以水彩水墨手法绘制多部连环画出版发表并获奖,其作品广为欧美、亚太各地博物馆、画廊及个人所收藏。2016年,完成国家重大历史题材:魔幻创世巨作《周易·占筮》获得第八届“巴蜀文艺奖”特殊荣誉奖,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2013年春,忽然接到冯远先生至北京的来电,谈及“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希望我能参加,随后受到组委会的正式邀请,并要求作者能尽早确定题材,“请抓紧挑选好的题材!”工作人员善意提醒。

我没急着选题,而是等到了“工程”150件题材中的最后一件:《周易·占筮》。这与“谦让”无关,我想:中华文明历史五千年,就在那里,作为题材,孰好?孰差?既然都好、也都不易,急何乎?其实,我并非“淡定”,每遇大创作来临,总有紧张不安,甚或有不知所措、听随“天意”的宿命感。

我绘画四十余年,虽创作近代历史画不断,但从未触碰过古代题材,这或许是我不安、不自信的理由?的确,从上个世纪的“批判现实主义”伊始,沿当代现实题材一路至今,“古人”显然不在我的兴趣与所关注的范围。

究其文化的原因,美术史论从宋元以降,士大夫文人们就对工匠型的绘画所鄙视与不齿,这些都会造成对古代历史题材艺术创作价值认识的偏颇。

不急,自然轮至末尾——最后一个被“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参与画家认领、签约的题材是:《周易·占筮》,为什么?想想看:此题既非神话传说故事,又非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它根本就是一个“思想体系”!“思想”怎么画?当然难!难怪无人愿选。

其实,所有的历史画要画好,都不容易!既已获得《周易》题材,索性首先搞懂:何为“周易”?

自幼于我浅薄的认知中,《周易》是与算命、占卜、八卦连体:神兮兮、玄乎乎。

请教学者,自然高大上有“道理”,但同样云里雾里,还是神兮兮、玄乎乎。


《周易·占筮》油画 510cm×380cm  2016年

文字史料一本正经:《周易》是中华民族哲学思想之源,它包含了:对立统一、阴阳互根、阳逆阴顺、此消彼长、物极必反等规律,并由此千年沉淀形成了: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居安思危、乐天知足等中华文化的基本精神特征及核心——和谐意识。

《周易》被誉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是“弥纶天地之学”,其精髓乃揭示出宇宙万物之阴阳哲学思想: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演八卦,八八六十四卦……

所谓“八卦”:乾、坤、震、巽、坎、离、艮、兑。

从字里行间,理清“八卦”之“象”,忽现“形”迹乾、坤(天、地);震、巽(雷、风);坎、离(水、火);艮、兑(山、泽)。

八卦五行:乾、兑(金);震、巽(木);坤、艮(土);离(火);坎(水)。

八卦旺衰:乾、兑旺于(秋),衰于(冬);震、巽旺于(春),衰于(夏);坤、艮旺于(四季)……

尽管,《周易》为最原始的“形象思维”能“通神明之德”“类万物之情”;上古圣人仰观天文、俯察地理;再有姬昌被纣囚拘,遂体察天道人伦,阴阳消息之理而演“易”;“八卦”略显迹“象”,但仍然云里雾里。还是“理性”文字,还是太抽象的“思想”,着急!画画的就像情窦初放,四处窥探成人世界的小男孩,着急要“看”的是形!是看得见的“色”与“像”!

再寻前人所绘相关《周易》图像,寥寥无几却又五花八门,不知何故,所涉此题,除少数似神似人的白须老者像,就是“太极八卦图”及天书般的文字与图符。“符号”这东西真厉害!一旦制造出来用上,就难以脱摆且泛滥成灾,如患“依赖症”被手机套牢的现代人。

真可谓:易演天地之象,彖阴阳之变,成素朴之典。知者谓之“然乎其然”,不知者谓之“玄之又玄”……

画《周易》真就如此之难吗?想想西方宗教艺术:上帝、诸神、耶稣那么难的神话传说故事,都被他们弄得有声有色,出了那么多惊天动地的图画、雕像,传颂了数千年。中国的历史、圣人圣事及神话传说就那么难表现?到底是曾经有过而被历代之乱所毁?(但从未有此记载);还是历史上的艺术家愚笨而无能?(不是有众多才情卓越的能工巧匠?)那究竟是什么原因?何种忌讳?让如此辉煌、自信的中华文明在“图像历史”面前黯然失色?当然,这不是我要去关心、追问与考证的问题。对我而言,最重要的还是:画什么?怎么画?尽快落实草图!   

《周易·占筮》第一稿,在思维混乱与各方的催促下,匆匆登场。初稿设计为正方图形,我与最初的合作者意图:以反常规的观看方式,上下左右不分,乾坤颠倒呈现,东西南北互动,春夏秋冬轮回;中心为“太极八卦图”,再加上三个圣人为代表:伏羲、姬昌(周文王)、孔子。

本以为几近“完美”的“四方五位”式构图,无懈可击。但第一个回合,就被否定在北京的首场评审中!“此图成为周易之图解,历史画不主张图解式表现,建议重新构图” 根据专家的“修改指导意见”:“应突出文王拘被关押而演《周易》,体现周文王在狱中研究思考演化完善《易》的情节。” 评审“结果”:不是“修改”是“重新构图”—— 等于“枪毙”!

此“指导意见”可有明示:“写实情节”为新构图之意?为此,作者当真专程前往河南汤阴羑里城(传为周文王囚禁地)考察。返回后,除了更加混乱的人造“旅游文化”,就是“周公景点”四处可见、无处不在的“太极八卦图”!无奈,还得按照专家的“建议”试着以“写实”的意图,悉数易稿,折腾反复,终于自我否绝!失望至极、痛苦至极。

忽而一日,奇梦惊世!梦中:人影朦胧,呼风唤雨,雷鸣电掣,山崩地裂,瞬间闪光划破天际,出现一轮黑色的太阳与明月同辉!我被惊出冷汗,醒来如获至宝,速记其境,恍若天启!

后来得知:此梦偶合古籍《竹书纪年》中所载“天再旦”之传说。何为“天再旦”?—— 一种奇异的天象,卯时日全食也。意谓“两次天亮”,古人有“变天”“改朝换代”之意。虽说 “华夏文明”五千年,但除了确知的公元前841年为“西周共和元年”外,对之前的包括(周)懿王元年,及整个夏商周的确切年表无人道清。据悉,上世纪“九五”国家重点项目“夏商周断代工程”研究当口,万难巧遇西部新疆1997年3月9日凌晨发生了史称“天再旦”现象。按科学家解析,此机率为1000年一回。于是迷惑千年古籍中的9个字:“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郑”真相大白而告破:公元前899年为(周)懿王元年!

或许,此处提及国家“夏商周断代工程”的“研究成果”,有些牵强附会?但“巧合”的是:我的梦境与史记、科考都同时指向那轮“黑色太阳”!我非正襟著述的《周易》学究,更非精通“八卦”的占士,而看重的是:所有寻获的,哪怕是一丁点“形”息,都会喜出望外。画画人,求之难得的就是这点儿“形”与“像”!至于其他“占数”“思想”,再高深莫测,玄乎奇奥,都只是画作之外的闲余之谈。

其实,“周公解梦”亦是中华古代文化遗产,着力研究人的潜意识。“梦占”也要“观天地之会,辨阴阳之气”。“梦文化”于民间甚为流传,并能从“梦”中预测吉凶。

更不可思议的是:此梦,竟出自我生日之晨!吾友惊呼:文王托梦!无疑,梦景的提示,催生视觉图像的呈现,对奠定构思美学,意义非凡!亦颠覆世人逢《周易》 必“标配”太极八卦图的“怪圈”!

虚幻的梦境,如上天赐予的神奇画面!令困惑郁闷中的我骤然顿悟,惊出望外!《周易·占筮》的构图,从此斩获重大突破。

当然,欲求尽善,还需对《周易》有更深透的思考与理解,还有超凡的想象力。作为美术创作,在破解《周易》主题中,为免陷于浩繁的《易经》文本,我秉寻思索的终极方向是:宇宙自然、天地万物——冥想:文王是在何时何地、何种境界中“演绎”《 周易》?从而于人类的精神家园开天辟地“创世纪”?

除了“托梦”之福,再加奇思幻想,还要解决此前被忽略的另一个重要元素:“占筮”——即背后诸如:蓍草、文王(形象,表情,姿态……)及拿捏蓍草之手式的意涵等一系列“细节”问题。更感激专家们在最后时刻的提议:将文王服装改为黑白两色,顿时解开了纠缠我多年的“服饰”困局!

其间又读阿城《洛书河图》,惊见:“阴阳自然河图”初出远古彝人“黑白龙蛇图”!而所谓“太极图”则晚至明清时代才被规范、精致化流传至今。想想看:在表现商周主题的作品中,竟显示明清朝代的图案,岂不荒诞无知?

人类文明起源,美术先于文字;中华文明,文字胜于图像;我们自幼便知:“华夏文明伟大、辉煌而灿烂。”——可在哪里?谁见过?仔细想:都在文字里,在传说中,我们憾缺的是一部能“看”见的中华“图像历史”!——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今天国家要用重金大血本,历时五年打造“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的缘故,这是一种迟来的,但必须的“弥补”。

八十年前,蔡元培先生,就提出“以美育代宗教”的宏愿。陈丹青也质疑今天的“国学热”——其中包括了美术和文物吗?


《赶火车》油画 155cm×450cm 1981年

油画《周易·占筮》,按照中国国家博物馆的特殊尺寸要求:510cm×380cm。历时三年余,作者几度其稿,苦心求索,再经数次评审,画作成型。全面铺开油画创作是2016年的盛夏,在接到“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组委会的“终审修改意见”文件之后,此时距 “工程”预定结束日期仅剩不到两个月!我不曾预见在此异常紧迫的时间里,自己还能奇迹般的完成巨作?但吾独自亢奋,几乎裸体于酷暑中,挥汗攀爬,登高作画,默数每日的进度,看着“文王”“易景”的不断显现,心情是愉悦的、快乐的!

最终,油画《周易·占筮》的画面:采用异形的直立穹顶式构图,以上古时代周文王姬昌“大人”为主体,手执筮草,仰望星空,占卦乾坤,天人合一;背景宏大而奇幻:明暗混沌的苍穹,万籁星空,日月同辉,黑日(日食)白月(满月)——以奇异的天象自然诠释出一幅原始的阴阳“太极”“河图”!画面深处:电闪雷鸣,龙卷海啸,火山喷发,大地重生,彩虹乍现。另有:春夏秋冬,奇花异草,万物生长,演示出天与人、自然与社会的玄妙关系——整个画面呈现魔幻现实之景观。

吾生日周公托梦,显文王拘而演易。颠覆百年太极图,演绎魔幻创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