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列表 > 正文

悠远山林乐 清雅文人心——赏析蓝山砚的艺术作品

2020-01-10 16:04:02        孔祥祥

蓝山砚出生于人杰地灵的四川乐山,蜀中的灵山秀水给了他最好的陶养,使其得以浸润自然之精华、颐养生命之旨归。性灵发之则无可挡,连笔墨都感染了大自然的生气、灵气,下笔如有神,落墨骋无极,于是那鬼斧神工便跃然纸上。


认识蓝山砚三年多了,今天是第二次见面。机缘总是巧合,恰好的时刻,让我走进他的画室。

甫一开门,迎面墙上一幅山水,山林悠然,飞涧惊鸿,氤氲雾气腾射出绵延的自然生命力量,让人顿感舒朗,仿若身临其境。

世人学画,总易陷入各样的束缚、窠臼:或则一味崇古,仿刻如深,令人不知今夕是李家山水、赵家天下,然而终究沧海桑田,那纸上楼阁无非是梦里若真若现、醒来虚无缥缈的对于远古的臆想,已经断气的生命线无论如何没法越过岁月的墙垣;又或则,仿古不如出新,翻天覆地,与时俱进,于是乎天地为之变色、百花为之易颜,凌乱的堆砌只仿佛一位耄耋老者的哭泣,千载文脉于斯而终。



《先知先觉》国画 68cm×68cm 2014年


此刻得观蓝山砚画作,恍然中嗅到中国画坛的一缕清新之气。且不说他有多深的功底,更不谈那线条的舒展利落、皴擦的到位得宜、晕染的恰到好处,单是那扑面而来的意境,便足以说明一切。

绘画不仅是一种视觉艺术,更是一种感觉艺术,尤其对于中国画而言,景外之景,韵外之致,需依靠观者用心体会,而其前提便是画者的用心经营。我未曾见蓝山砚现场作画,但我可以肯定,在经营的第一个环节——心想神具,他早已做到了成竹在胸。因此,才有得眼前的远景幽致、心手相应。



《不要人夸颜色好 只留清气满乾坤》国画 34cm×34cm 2016年


中国山水画最讲求“意境”,简而言之,便是由“境”而生发的“意”。两个字,说来容易,实则贯穿着整个中国绘画的脉搏,也正是中国水墨精神的内核所在。蓝山砚笔下流淌的山水,正具备了一种中国味道的“意”。

他的画作皆来源于现实中的真山真水,写生是其常年必修的功课。蓝山砚出生于人杰地灵的四川乐山,蜀中的灵山秀水给了他最好的陶养,使其得以浸润自然之精华、颐养生命之旨归。性灵发之则无可挡,连笔墨都感染了大自然的生气、灵气,下笔如有神,落墨骋无极,于是那鬼斧神工便跃然纸上。同时汇入心神一缕,意兴涌起,心慨神畅,墨韵凝聚而成山,心意流动而成水,树木、亭阁、人物、花鸟,皆与自然融为一体,与笔墨汇于一炉,气韵生动,意境悠远,遥想文人高贤山林之乐,方知人间真境原来如此。



《乐山大佛》国画 68cm×120cm 2016年


陷入画中,难以自拔,我笑言定要登峨嵋、访瓦山,亲眼见一见纸画在现实中的倒影。或许,真实的自然有林中鸟语、流水潺潺,但,那里却缺少了蓝山砚的感动、蓝山砚的情怀。犹如蓝色的天宇,深邃而悠远。

临别,看了他几张花鸟小品,同样的笔境,别样的意趣。简洁的寥寥笔墨,点睛的斑斓色点,于是红梅初绽、黄莺试啼,意味盎然。难得的是,小品画面营造出一种清雅脱俗的气息,格高而意雅,让人不禁动容于那真切的醇明天趣。

蓝山砚不仅在中国画的传统技法上勤于磨炼,而且自觉地读书习字,充实内涵。我想,人皆道艺无止境,或许只有无止境的学习才能绘就无止境的艺术生命。

伴着一路的高山流水,翰墨溢香,我回到家中,一气呵成以上文字,不求陪衬蓝山砚的艺术,但求使读者多一分心底的怀想。


蓝山砚Lan Shanyan
号醉松堂主人,四川乐山人。中央国家机关书画家协会理事,北京市朝阳区十二届政协委员,北京市朝阳区文联理事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峨眉山大光明书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作品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书画家报》《美术报》等多家媒体发表或做专题介绍。部分作品被中南海、全国人大、北京天安门、峨眉山大佛禅院、中国金陵印社、成都武侯祠博物馆等多家机构收藏并悬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