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列表 > 正文

醇厚古朴中别开生面——评张松峰其人其画

2019-11-06 10:10:00        武少宁

秋趣 张松峰 


每次看张松峰的画,都有品尝了一坛老酒后五味杂陈的感觉。凝练在他老辣、执着、随意和任性笔端的是醇厚、古朴的人生阅历,像古老城墙砖缝里散发出的气息。我对张松峰的探究,想从他鲜明的个性上寻找“别来多无恙,唯我尽沧桑”的气质来源。


在张松峰以往的人生经历中,影响他艺术成就的所有因素都与他性格中的“倔强”有关,对他的这种性格,他称之为“执着” ,也戏称为“一根筋” ,就是这“一根筋”的性格,使他的一生没有虚度。


在讨论中国画“笔墨的内功和气场布局的外功”哪个更重要时,他主张画面布局和气氛营造的外功更为重要,并以中国古代哲学《易经·系辞》上“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的理论来佐证自己的观点。


看张松峰的画,总有触及到历史沧桑的感觉。有人曾经拿张松峰作品中的笔墨元素与其他不同地域画家的风格进行比较,发现张松峰作品感官上的深度和厚度,仿佛是在不经意间扩散出来的。其实,这就是中原大地的古老文化脉络在张松峰身上自然而具体的延伸,因为张松峰来自中原大地河南。


张松峰生长于河南西平县,操着一口跟别人一样的河南口音,走得却是一条跟别人迥然不同的路。他不太去迎合人们关于“活着”意义的一般理解,而是以是否有追求来解读“活着”二字的意义。


年轻时,在画家舅舅陈曦光的悉心教导下,张松峰度过了一段打基础、练本领、对世事纷争毫无杂念的日子,古朴的传统文化给他所传承的篆刻、书法、水墨绘画艺术等打上了深深的烙印,至今根深蒂固。对于命运的蹉跎和曲折,张松峰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来释怀,同时他也庆幸,正因为留在了老家,他才有幸认识了对他一生都产生了影响的河南老画家陈荆源。跟随陈荆源,张松峰读了大量的线装古书,基本了解了中国画历朝历代的演变过程,从清代石涛、恽寿平、朱耷和扬州八怪等大家的花鸟绘画中获得了具体的感悟,同时,扎实的理论和笔墨功底一天天丰满了张松峰准备放飞的翅膀。


在很多人眼里,张松峰显得“笨拙而愚钝” ,殊不知张松峰体现在艺术作品中的“老谋深算” ,是任何精明而肤浅的画家都难以达到的艺术境界。回到张松峰的画上来体验他的绘画内涵,就会有坦诚、忠厚、性情爽朗的感觉,虽然他的绘画是关于鸟的、关于花的、关于自然风情的述说,但其中显现出来的金石味道,是东方艺术精神中儒、释、道文化意象润物细无声的悄然而委婉的宣泄。


抚卷感怀之际,倾听着张松峰以心而叙的历史,便掂得出其中的分量,将他人生中一串串的经历贯穿在一起,便呈现出一幅张松峰的人生自画像,惟妙惟肖,其准确程度远超任何艺评家对他的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