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列表 > 正文

静调世外阳春曲——评张雁的“学”与“书”

2019-01-12 10:10:00        成艺
艺术家简介

张  雁

ZHANG YAN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北美院特聘教授,四川省书法家协会正书委员会副秘书长,四川省书法家协会教育委员会委员,成都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成都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四川当代油画院书法篆刻院专职书法家。曾获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佳作奖,首届张芝全国书法篆刻展-最高奖,首届全国楷书展优秀奖-最高奖,第四届西部书法篆刻展获优秀作品奖,向人民汇报——“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文质兼美优秀基层书法家创作成果北京汇报展的四川唯一参展艺术家。

文丨宋峰

纵横自在无拘束,心不贪荣身不辱。
闲唱壶中白雪歌,静调世外阳春曲。
——摘自丘处机《青天歌》

丘处机(1148年—1227年),字通密,道号长春子,山东栖霞人,道教全真派第五任掌教。他曾以74岁高龄不远万里觐见成吉思汗,保下了华夏乃至欧洲千万黎民百姓的性命。乾隆皇帝对他推崇备至,曾赞叹道:“万古长生,不用餐霞求秘诀;一言止杀,始知济世有奇功。”丘处机的德行与事迹,一直以来都为历代文人雅士所思慕。山东籍青年书法家张雁,便因敬重自己家乡的这位先贤,故而时常抄录《青天歌》来鞭策自己。



寓居蓉城多年的张雁,师从刘新德。刘新德先生为人谦厚,书艺超群,可谓德艺双馨。韩愈曰:“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张雁在恩师的言传身教下,长期投身于书法的教学与创作当中,在践行中不断提升自己对书法的认识与理解。


《历代先贤咏四川诗选》楷书 108cmx42cm


先生曾指出,书法只能通过临摹前人的书法遗迹来获取书法的表现语言,在不断积累中把自己的品格、素养、情感融入其中,从而逐渐达到创立自己艺术风格的目的。在他的指导下,张雁开始临习《灵飞经》。《灵飞经》堪称帖学翘楚,以其超凡的气象、脱俗的笔意,深深打动了世人,并为历代书家喜爱。明代董其昌说道:“赵文敏一生学钟绍京,终十得三、四耳”。清代包世臣在《艺舟双楫》中称赞它“如新莺歌白啭之声”,杨守敬评价它“最为精劲,为世所重”。近现代书法巨擘启功先生,也因《灵飞经》而受益良多。张雁在临习《灵飞经》的过程中,不断地总结得失,然后再加以践行,已经初步领会到了此帖的神韵。张雁坚持“以行入楷”,将《灵飞经》舒秀沉稳、绰约不凡的艺术特点融入到自己的创作当中。他拟《灵飞经》笔法所创作出的作品《太上感应篇》,虽为楷书,却有行书的流畅与飘逸之气韵,庄正中蕴含多种变化,可谓“竖有神而韵横生”。这些大小不一的文字,配以纵有行而横无列的章法,使得整幅作品疏密参差而错落有致,气象浑然且变化自然,颇具“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艺术美感。

然而,做事态度严谨的张雁,同绝大多数艺术家一样,在创作之时随性而起,并未对创作材料加以深究。他以田字格金笺纸创作的作品,无形中把得自于《灵飞经》的畅然书意割裂开来,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对于他的这类作品,观者应当直接无视格线,从整体气度上进行通篇把握,方可欣赏到作品的精髓。

《处世立身联》楷书 180cm×32cm×2 2016年


“非尽百家之美,不能成一人之奇;非取法至高之境,不能开独造之域”。刘新德先生时常以元代刘开的这句名言来教导弟子,他认为书法只有博采众长、取法高古,方能有所创造。因此在临帖的同时,张雁并未忽视对碑体的学习。他将精力主要投向了《郑文公碑》。清代以降,碑学中兴。书坛名宿如康有为、李瑞清、吴熙载、于右任、沈尹默、陆维钊、胡问遂等先生,都对《郑文公碑》精研而有所得。康有为曾指出,《郑文公碑》“字独真正,而篆势、分韵、草情毕具其中”,故而将其赞为“文苑奇珍”。叶昌炽评价道:“其笔力之健,可以剖犀兕,搏龙蛇,而游刃于虚,全以神运。”《郑文公碑》笔势的圆转横衍,气度的高古雄浑,用笔的流畅婉转,结构的宽缜得宜,都成为张雁潜心研摹的范式。通过对碑体的临习,使得张雁作品拙韵十足,可谓抱朴而自得也。

《春风大雅秋水文章联》楷书 134cm×23cm×2 2015年


刘新德先生认为“古生新”。“古”是传统的,“新”就是创新。创新是从继承传统而来的,没有继承就谈不上创新。他同时也教导弟子们不要一味地继承,要融古通今、借古开今,“参古定法,望今制奇”也。因此,张雁并未停留在对帖与碑简单而直接的临摹上,而是以帖学之逸气化碑体之苍厚,将帖的畅意与碑体的艰涩相结合,线条绵柔而不失劲道。

观张雁近期的行书作品,气息古雅,功力沉稳,用笔简练,行文流畅。在对行书的点划形态以及结构规则进行了深入领会后,他将行书的笔势进一步发挥,并与碑体相结合,同时汲取了章草的部分风貌,寓碑于帖,巧中藏拙。因此,他的作品灵动中不失厚重,飞扬中不失朴实。经过准确理解与刻苦磨练,在长期的教学实践过程当中,张雁已逐步营造出自己书风的基本框架了。


《司空图二十四诗品》楷书 180cm×97cm 2016年


然而,作为一名青年书法家,张雁也存在有自身的局限与不足。书法家为了提升自己在书法领域内的话语权,就必须要通过参加专业比赛来对自己的能力加以证明。反过来,民众们也愈加倾向于以“专业性”来对书法作品的艺术价值进行衡量。在这双重作用下,书法家背负的压力可想而知。因此,他们对于每幅参赛作品的创作,都可谓是殚精竭虑、煞费苦心。他们试图令自己的每一道笔划都有来历与依据,对每一个字的表达与呈现都臻至完美。然而这样的作品,在刻意强调专业性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书法的艺术感染力,令观者感到紧张,无法沁人心扉。书法家这种追求自我的表达越是苛刻,就越容易有炫技之嫌。作为一名专职书法家,张雁也有这方面的征兆。令人感到放松的艺术作品,才是真正具有艺术感染力的作品。同样地,只有放松心情,才能创作出轻松的作品。希望张雁今后能够以“放”与“松”的心态来对待各类艺术创作,做到“静调世外阳春曲,闲唱壶中白雪歌”。

黄庭坚《以右军书数种赠邱十四》47cm×69cm 2016年


著名学者钱穆先生曾指出,丘处机主张应在尘世中锤炼,在锤炼中积累功行,直到功行圆满,道心自成。贾谊《新书·道术》曰:“道者,所以接物也......术也者,所以制物也,动静之数也。凡此皆道也。”全真教所倡导的“寓道于术”,不仅适用于宗教领域,同样也适用于艺术领域。

《天龙作骑》楷书 34cm×43cm 2016年


纵观历代书论,“由技入道”是历代著名书法家所共同秉持不变的信念。对书法家而言,书艺即人生。对书法的执着追求,同样是一种自我锤炼与修行。长春真人云:“修行全在志,若无志,圣贤如何提挈?只勿令念起,乃志也。”张雁最终能否“道心自成”,我们将拭目以待。

愿他求艺之路越来越精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