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列表 > 正文

惜墨吝彩亦显波

2019-01-02 09:09:00        成艺

李显波


1965年出生在四川省都江堰市。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国画院画师四川省诗书画院特聘画师四川省少城诗书画院院士四川省长江画院副院长中国农工民主党四川省画院特聘画家北京巴蜀书画艺术院特聘艺术家成都丙戌书画研究会会员四川西蜀花鸟画院画师成都浓园特邀画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理论研究与书画创作高研班结业。


文丨罗缋沅

与李显波真正相识,是从他画的那幅《春潮》开始的。在他精心绘制的图式中——玉兰花下,一泓春水,几尾青鱼逐波而游,没有老套的抒写套路,却建构出一个春光烂漫与暖人心扉的气场。让人难忘的不仅是那几抹撩人的浅红,那一群自由的鱼,那一缕缕暖人的太阳光,更与我们心灵深处的眷恋、期待和向往紧紧相连。


《晨音》中国画 180cmx98cm 2016年


艺术家都是最温柔的情人。在他的《新绿》图前,我曾由衷地发出过这样的感叹。“那用淡墨短线勾勒出的竹叶密密匝匝,无强枝劲节,无软绿娇黄,却在风温水软的氤氲淋漓中,畅达地写出雨雾朦胧中的竹君子,一时还真弄不清这脱胎于哪里?这许是他用传统经线与自我纬线的心灵编织——他似乎谨慎地守着浅斟低唱的本份,依傍着想象荡漾起的轻轻微波,将内心情怀的温柔植入其中,把无告的牵挂和失落的缠绵悄悄地留在了纸上。”


《古镇晨音》中国画 180cmx98cm 2016年


艺术的核心就是表情达意。中国画重“象”,而“象”是画家的亲身感受经过思维积淀,赋予表达对象感情色彩的那个“壳”,任何携带了意象的“壳”都起于艺术家对于眼中物象的感悟与引领。显波长于种花放鸟,在他的画中,物与我的交叠,情与思的互融常常形成共振,那一切随缘幻化出的墨象,在勾染点蔟中催生出的况味,当然是他感触的物化,像轻轻打开的豁口,无疑地会成为他的精神代码。他并不刻意于浓墨华彩,也不刻意于玩笔弄墨,多年的绘画生涯自成了他在立意取象上的轻灵意态。在他的画中,没有数声好鸟不知处的彷徨,也没有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张狂,却常常以惜墨吝彩的姿态,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


《荷塘晓露》中国画 100cmx55cm 2016年


造型服从于描述的内容与表达的情感。画家笔下的裁冰剪雪,其露与藏、密与疏、虚与实、繁与简、纵与横、放与收、枯与润、向与背都是画家与生命情感、性灵、表现潜能的有机契合。显波作画,对密与疏、聚与散的画面建构是深有体悟的,常予人当密处金戈铁壁,当疏处一马平川之感。无论繁笔的详写还是简笔的略写,绘画都是他重新构建世界的机会,他总想在作品中表现出自己的视角,这种痴迷于独立表达的自觉和透露出的审美趣味弥漫在他的作品中,并贯穿于他的绘画过程。


《书窗》2016年


也许因为有过山水画的磨炼,显波在置景中也长于多景层的处理。景层的丰富当然能使叙述的气息更为细腻更为充实,使题材的表达更为丰盈更为立体,“雪隐鹭鸶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像诗人的诗句一样,也能把思绪的厚度和欣赏的维度推向深处。


《探春》2017年


从历史的后视镜看,人类的目光所及越来越广,思考的深度却越来越浅;交往的方式越来越多,孤单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在过度细化的劳动分工中,我们的生存能力正在萎缩;在媒体与自媒体的喧闹中,我们更容易失去获得直接经验的能力。散居于青城山麓的他,自觉地与热闹保持着距离,以画养身、以画养性、以画养心。他自称:“人生就只有这一个绘画的爱好,自己的所有作为都是围着这个爱好转。”    


《清音》中国画 98cmx180cm 2016年


于是,溪鸟山竹旁,他水洇笔濡;宠柳娇花前,他勾花点叶;藤萝古木下,他心摹手追……洒脱直率的他,保持着艺术家应有的单纯——画艺上,他转益多师,只为吸收更多的营养。对认定了的主张,也会勇往直前,只为让作品有一个自己的面貌;待人接物,古道热肠,看重师友间的情谊。他相信简单就是快乐,相信付出就有收获,相信阴霾的背后会有阳光,相信苦痛的后面就是幸福。已步入天命之年的他,仍有着如此的单纯,这样的人,一定会有一番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