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列表 > 正文

杨慎书法与书学思想管见

2018-10-23 11:11:16        文艺小编

陈沫吾


内容提要:本文从杨慎的学书经历、书法成就、书学思想及不彰不显的原因等方面,做了一些初步思考与侧面研究。鉴于杨慎在文学等领域的成就与影响很大,作者呼吁书法界的同道要深入挖掘和整理研究杨慎在艺术,尤其是书法艺术方面的成就,这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


关键词:杨慎  书法  书学   不彰不显  管见


杨慎出生于明代的中期,即现四川新都区,他是一位具有多方面学术与艺术成就的博学者,其卓越的学术成就、丰富的文学才能,在明代就有着十分显著的社会地位与广泛的社会影响。在他去世后,梳理其著述、整理其年谱、挖掘其资料、研究其思想,大有人在。目前,杨慎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影响与贡献,已被充分的肯定。然而,其书法艺术与书学思想,却无法与同时代的文征明、祝枝山和晚出的董其昌等分享社会地位与影响力,更难与晚明书家徐渭、王铎、张瑞图、倪元璐等诸家相提并论,这是值得我们今天从事书法学习与创作的同仁去认真思考和研究的。

一、杨慎及其生平影响

杨慎(公元1488年12月8日——公元1559年8月8日),字用修,号升庵,今四川新都区人,明代著名诗人、文学家、书法家、学者,系明朝宰相杨廷和的儿子,天资聪颖,幼承家学。“11岁时,杨慎已能写诗作文,曾有‘一盏孤灯照玉堂’的佳句。12岁时,拟作《古战场文》《过秦论》,人皆惊叹不已。”【1】13岁时(公元1501年)入李东阳门下学习。“24岁中状元,在武宗、世宗时期,曾任翰林院修撰和经筵讲官等职务。”【2】嘉靖三年(公元1524年)36岁时,在嘉靖皇帝追尊其父兴献王为“皇考”的朝廷纷争中,杨慎“联结朝臣两上‘议大礼’疏,触怒了嘉靖皇帝,被谪戍到永昌卫(今云南保山县)。”【3】嘉晋三十八年(公元1559年),卒于云南永昌戍所,是年72岁。

受到重大人生挫折的杨慎,在仕途的追求上已心灰意冷,继而开始转向致力于对诗歌创作、民歌民谣的收集整理,同时也对音乐戏曲、音韵文字、金石书法与文学批判、典章制度等都有研究或创作, 对自然科学等方面也发生浓厚兴趣。“据《明史》记载,‘明世记诵之博,著作之富,推慎为第一。’”【4】据有关方面研究表明,杨慎毕生著述达四百余种,诗词创作近三千首,是中国历史上较罕见的多产著述家。 在众多的著述之中,虽然也存在一些疏漏与失误的地方,也被一些人讥评,但瑕不掩瑜,其在历史上的学术地位与文学价值是不可否认的,他的学术思想与研究或创作成就,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宝库,为世人所敬仰。

杨慎在云南36年的流放生活中,并未有颓废消沉,而是将仕途失意后的满腔爱国热血都全身心地倾注到学术活动之中,他与当地各民族人士广泛联系交流,尤其是同有“杨门七子”之称的杨士云、李元阳、张含、王廷表、胡廷禄、唐锜、吴懋等人的交往十分亲密。 他在云南足迹走遍大理、昆明,大多数时间是在保山度过的,与当地文人雅士诗文唱和,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虽然他诗词著述流传较多,但其书法墨迹却流传较少。清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中载:“谪戍云南,酒间乞书,醉墨淋漓,诸酋辄购归,装潢成卷。”【5】这就充分表明当时当地的人们十分重视和珍惜杨慎的书法作品。 杨慎在云南声望很高,是当地老百姓心目中最崇敬的人,与观世音、孔明并列为神(人)。明代后期的大哲人李贽在《续焚书》卷一中说:“升庵先生固是才学卓越,人品俊伟,然得弟读之,益光彩焕发,流光于百世也。岷江不出人则已,一出人则为李谪仙、苏坡仙、杨戍仙,为唐、宋并我朝特出,可怪也哉。”【6】他将杨慎提到与李白、苏轼一样的高度,足可见对杨慎的推崇,这在同时代的人,是很难见到的。“明人王世贞在《名圣遗墨跋》中说:‘慎以博学名世,书也自负吴兴(赵松雪,浙江吴兴人)堂庑’”。同时,“《四库总目》在升庵所著《墨池琐录》的提要中说:‘盍慎亦究心书学者。此书颇抑颜真卿,而谓米芾行不逮言。至赵孟頫出,始一洗颜柳之病,直以晋人为师,右军之后,一人而已。与王世贞吴兴堂庑之说合,知其确出慎手。中间或采旧文,或抒己意,往往皆心得之言。’”【7】

二、杨慎的学书历程与书法艺术成就

杨慎出生于名门官宦之家。其祖父杨春、父亲杨廷和、叔叔杨廷仪,均是进士出身的饱学之士。杨慎的母亲杨氏黄夫人,出生于四川眉州的书香门第,有较深厚的文学修养,她一生相夫教子, 勤加引导杨慎对书法艺术的学习,以此作为杨慎将来走上仕途的重要路径和手段,为后来的杨慎书法创作打下了坚实的童子功基础,可称是杨慎书法艺术的启蒙老师。

杨慎一生仕途坎坷,所以他平生创作的书法作品都散落于民间,其书法艺术也鲜被世人所知晓。从他传世的几幅代表作品可以看出,他在书法学习上下的功夫是很深的,行书尤得赵孟頫之神韵。

在杨慎的人生旅途与学习生涯中,李东阳是杨慎除母亲之外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老师。“李东阳(1447年—1516年),字宾之,号西涯、寿村逸叟等。……十八岁入翰林院。……进太子太保、礼部尚书,历任户部、吏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卒赠太师,谥文正。”【8】他是明代后期茶陵诗派的核心人物,也是明初台阁体书法向明中叶吴门书法过渡期间的书法家,擅长诸体,尤其是对篆书有研究。其楷书师法颜真卿,法度严谨,风格潇洒。杨慎早年楷书就从颜真卿入手,流传下来可见的最早书法作品是其28岁时在新都书写的《新都县八阵图记》, 取法颜真卿,其结构特征、用笔痕迹都有明显的《多宝塔碑》的颜体风味,但还很不成熟。虽然笔力有余,但习气太重,起笔过分强调厚重而缺少变化,结构平正有余,欹侧不足,运笔方向处理极其简单,不见有颜真卿《多宝塔碑》中的灵动穿插与协调搭配。这足以证明此阶段的杨慎还未全心身地投入对书法艺术的研习,只是将书法学习局限于为仕途服务而已。

真正让杨慎潜心书法艺术学习与研究的时段应该是他被折断即将丰满的仕途羽翼之后。杨慎以待罪之身,流放云南蛮荒之地,从此他兴教育、结文友,优哉游哉,刻苦治学,其书法艺术也是在这一时期被提上议事日程。正如他在《书品》中阐述到:“《唐史》称‘颜真卿笔力遒婉’。又称‘柳公权结体劲媚’,有见之言哉。今人极力仿者,但得其遒而失其婉,徒学其劲而忘其媚。米元章所以有‘笔头如蒸饼’之诮也。”【9】这也正是对他自己年轻时学习颜体书法不得要领的客观描述。

杨慎被削籍谪戍云南永昌卫后,面对仕途上无法逾越的重重障碍,他放任恣肆, 自污自损,全身远祸,以癫狂的行为举止来发泄心中的愤懑情绪。

杨慎作为一名学者型的书法家,有深厚的理论知识和良好的文化素养, 其博闻强记,杂论古今书法,著有《墨池琐录》《书品》《法帖神品录》等专著论述品评书法艺术行世, 也极力推崇主张学习晋人二王的书法,然相对而言,其在书法方面的名声远远不如他在其它方面有广泛的影响。 在哲学方面,他从信奉程、朱理学到反程、朱理学,拉开了明代批判唯心主义的序幕,可谓是唯物主义辩证法中具有承前启后的重要人物;在考据学方面,对经书、文字音义、史地等虽然错漏难免,但助推崇尚考据之风是功不可没的,其《丹铅录》《谭苑醍醐》《方言猎要》等数十种著述,对小学的研究与重视程度以及讲究博证等方法,给后来清代的考据学带来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和不可否认的指导意义上的作用;在文字学方面,他的“四经二维说”(四经指象形、指事、会意、形声,二维指假借、转注),通过经纬交织,形成了整个文字体系,这为“六书”分类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杨慎有深厚的传统书法功力,他一生也未从书法艺术的创作方面去刻意表现自己的某种思想或目的, 在其书法实践中,由于书迹流传不多,十分稀罕,晚年所作行草书《题金陵李甲峰藏苏东坡潇湘竹石图卷》,该图卷的右下角及其后幅上,共有宋、元、明三代名家36人的题跋,达3000余言,从而使这幅图卷更加珍贵,杨慎的题跋也是其中之一。杨慎留在画卷上的墨宝是一首七言长歌,书写在图卷后幅的末端,有小跋,凡212字,全文是:

“东坡学士湖山暇,南国清游继颜谢。舟楫行供苕霅吟,云烟坐入潇湘画。

越人翠被雨波寒,官奴锦瑟歌声阑。挥毫写尽风中态,掀舞犹疑掌上看。

琅玕落纸珠生唾,画绝名缣诗置和。未论名价重三都,选遣风流惊四座。

仙翁去后几百秋,江光清彻鱼龙收。三湘夜冷黄州梦,九疑云远苍梧愁。

君从何处得真迹,云是世传珍且惜。金陵携来到江阳,卷示当风开盈尺。

红湖散人天骨奇,抹月披风画里诗。散花楼上新知乐,且供离筵听竹枝。

甲峰李子沛之,自留都来江阳,邂逅江山平远楼,出此卷,席上率尔跋此。嘉靖戊午秋八月二十六日,升庵杨慎书。”【10】

全文清晰可读,书法清隽雅秀,描绘了他观赏苏轼《潇湘竹石图》时所引发的联想, 从其行文与墨迹看,虽然苏轼怀才不遇遭贬谪的身世经历与杨慎如出一辙,但杨慎却并未充满悲痛, 行笔稳重含蓄,气势连绵,充分体现除了他推崇的晋人韵致,有如其人的神韵丰采。近人王文才在《杨慎诗选》扉页插图的说明中说:“这在国内现存的升庵真迹墨宝中,首推珍品” 。

据王文才先生在《杨慎年谱》中列出的《升庵遗迹》一章统计: 墨迹15种、刻石48种、对联13幅。

据倪宗新先生研究表明,杨慎一生留下的书迹,凡203件。 其中: 序跋题记101件、胜迹石刻(包括摩崖石刻)32件、诗卷诗扇16件、碑铭(包括诗碑)14件、 书札(卷)12件、名胜联迹12件、诗轴帖册10件、匾额杖铭6件。 加上据升庵诸集辑出存目的书迹则达到267件。 事实上,从历史的角度看,升庵一生所写的诗稿及其他文稿,在今天看来,都称得上“书法作品”,还有待进一步去发现。

三、杨慎书学成就及其局限性

明代的整个书学思想与书学理论可谓是复古保守、复杂思变与张扬解放的混杂局面。 因在不同阶段受社会政治思潮的变化影响,初期与中期因受程、朱理学的控制以及朝廷文化政策的制约, 复古、拟古的保守思想笼罩着整个书法界。晚期受王阳明心学的影响,书家的个性得到解放,书家创作出的作品风格与书学理论中的复古思想形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明朝前期的119年中,因改朝换代,人们的经历还未完全关注到书法问题上。 程、朱理学作为中央政权的统治纲领,决定了官方的书法趣味取向趋于正统, 书家的书学思想与书学理论多散见于收藏、品鉴时的题跋中。 如宋濂、方孝孺、解缙、杨士奇、李应祯等对书法问题的认识与见解,多反映在题跋中。解缙有《书学详说》等文章,其论述言辞主要收录在《春雨杂述》中。 弘治以后,研究书法的专门文章与著述逐渐增多,书学思想、理论见解主要反映在祝允明所著《书述》《奴书订》《评胜国人数》、杨慎著《墨池琐录》《书品》《丹铅总录》、何良俊著《论书》、丰坊著《书诀》、王世贞著《艺苑卮言》《古今法书苑》,这些著述代表了明朝中期84年时间的书学理论水平与书学思想成果。 在明朝后期71年中,书学思想与书学理论成就主要是对长期徘徊于复古思潮的反叛,尊重书家个性与精神的解放,主要书家代表有徐渭、董其昌、李日华等。

杨慎是明代中期的文学家,兼长经学、史学、哲学、语言学、音韵学、金石学、书法绘画、戏曲音乐和民俗文艺,对明代上、中、下三个层级的文化建设都有重要贡献。对诗、文、词、赋、散曲、杂剧、弹词等,都有涉猎。“考论经史、诗文、书画,以及研究训诂、文学、音韵、名物的杂著,数量很多,涉及面极广,如《丹铅总录》《谭苑醍醐》《艺林伐山》……”【11】著作颇丰。他禀性刚直,对上每事必直书。还以“临利不敢先人,见义不敢后身” 自勉。其著述对改进整个明代的诗歌文学理论、推动通俗文体的创造和鼓励民众口头传承的发展,都极富有启发性。其理想的人格、传奇的人生和人文精神,也在明代引起了相当的震动,得到后世李贽、钱谦益和陈寅恪等一批著名学者的高度赞许。

从书法方面看,在明代中期,杨慎属于学者型的书法家,他与当时的解缙、徐渭并称为“明代三大才子”。 虽然其书法作品存世不多,论书著述除有《墨池琐录》《书品》外,还多散见于《丹铅总录》等杂著之中,其价值在书法史上的历史意义是无可否认的。 其书学审美思想的形成应归于他为了避祸,放浪形骸于云南山水之间,寻幽访胜,诗酒唱和,生活完全不拘礼俗。 如此的人生追求与生存环境状态,与两晋时期的文人的心态是十分的契合。所以,谪戍云南、归期无望的杨慎,在其书法艺术的取向上自然而然地由端庄威严、大气雄强、崇高而充满庙堂之气的颜体书风, 逐步转向为崇尚自然的魏晋书风了,这不得不说是人生转折带来他书法思想与艺术审美风向的转变。

《墨池琐录》共四卷,有《明嘉靖本》《四库全书本》等版本。 是一本采用笔记形式论述书法的著作。其编辑体例不甚统一,后两卷每条均有标题,前两卷则无标题。该书中杨慎论述书法时,有的是采述前人的成说,有的则是杨慎自己的理论见解。他论书的审美标准均以钟繇、王羲之为典型,“以‘风韵’作为书法美的准则,以此来讨论魏晋以来名家之得失”。【12】强调“王降而为霸,圣传而为贤”,表现出崇尚钟、王,而贬斥其他书家的思想。最为突出的是杨慎对颜真卿、柳公权、米芾等人大加贬抑,对赵孟頫却是竭力推崇。“他认为‘自赵孟頫出,一洗颜、柳之病,右军(王羲之)之后,一人而已。’(《墨池琐录》卷二)”【13】对明代书法,作者充分肯定宋克,对解缙、张弼的草书则严加批评。杨慎在书中对“飞白书”的辨说,以及分辨“名书”和“法书”两者之间的区别,亦表现出了他独到的见解。

《书品》不分卷,有《道光五年补刻本》《光绪八年重刊本》等。书中阐明了杨慎自己在书法实践基础上的理论认识和书学观念。他强调书法与古文字学的关系;对宋代书坛一般学人在文字学上趋今弃古的风气与篆书不兴的研判;行草书与籀篆汉隶在笔法发展上的内在联系;书法实践中法与意、性、神采的辩证关系等,都有阐释。对于前代名家书法的评析,着重在唐、宋、元、明时期,但在选择上比较重视对历史发展中前后书家的承续关系方面的研究,而对前人艺术风格的得失也多有真知灼见。

历代书家论述书法,多以人为标准论述书法,杨慎论述书法,打破这一惯例,他崇尚魏晋书风, 推崇婉媚风韵的美学思想,鄙薄唐宋之书,贬抑颜真卿、柳公权之流,极力推崇赵孟頫。 杨慎以晋人书法为论书标准,以此讨论魏晋以来名家书法的得失,将不与魏晋“风韵”一致的视为另类。其所以如此,他认为晋人书有一种难以企及的风韵和态度。 并由此而轻视唐人书法,他认为唐人书法“乏晋逸,谓之毡裘气。”【14】即裹上一件厚厚的毡裘,不见有风韵和姿态。 他说:“书法惟风韵难及,唐人书多粗糙,晋人书虽非名法之家,亦自奕奕有一种风流蕴藉之气。”【15】又说:“丁道护《襄阳启法寺碑》最精,欧、虞之所由出。北方多朴而有隶体,无晋逸,谓之毡裘气。”【16】同时,他曾借刘能静的论书言论阐述自己的观点说:“钟王不能变乎蔡邕,蔡邕不能变乎籀古。今古虽殊,其理则一。钟王虽变新奇,而不失隶古意,庾谢萧阮守法而法存,欧虞褚薛窃法而法分。降而为黄米诸公之放荡,持法外之意,周吴辈则漫法矣。下而至张即之,怪诞百出。书怀极矣,不有子昂,谁能回澜乎?”【17】 这不难看出他是一个思想极其保守的人,与明初时期的解缙等人的复古主义思想十分一致。

与这种推重风韵和态度相联系,杨慎在书法审美方面的标示是婉媚。他在《书品》中说:“《唐史》称‘颜真卿笔遒婉’。又称‘柳公权结体劲媚’,有见之言哉。今人极力仿者,但得其遒而失其婉,徒学其劲而忘其媚。米元章所以有‘笔头如蒸饼’之诮也。”【18】历来论书以筋骨胜,以遒劲为尚,在此不妨看出杨慎强调的是一种婉媚的丰姿。

从杨慎的留世作品的审美取向和其论书思想来看,不难看出他只能是一代大学者、大文豪、大诗人, 而难以成为一代大书家和书学家。 原因: 一是因流放云南边远地区,资料检索困难,其著述中错漏甚多,全凭记忆写作; 二是在“厚古薄今”的全面复古思想指导下著书立说; 三是论书的著述体例属于笔记式的一些散论,随性发挥,系统性、严谨性与学术性不足; 四是时代的局限性也带给他思想上的局限性,故许多论述都是重复前人或引用前人的论说,缺少思想见识上的突破。 为此,学术思想限制了它的书法行为,也制约了他的艺术胆识和作品的时代超越性,这都与他的保守复古主义的书学思想不无关系。

四、杨慎书学思想与书法艺术不彰不显的原因

明代在中国文化史上有着特殊的意义。一是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资本主义萌芽初见端倪; 二是受阳明之学的影响,传统儒学思想与道德观念已被士人们冲破,人性解放的思想突出重围。 因此,我们在研究杨慎的书学思想时,应该把握明代在书法上出现的整体演变发展趋势。首先,明代书家普遍受到赵孟頫的书法影响。“自朱元璋崛起于草莽,推翻元朝统治,统一全国,到李自成攻克北京,朱由检自缢煤山,历时277年间,诸皇帝都喜欢书法。明成祖定都北京后,着手文治,诏求四方善书人士,为宫廷缮写诏令文书等。”【19】上有所好,下有所效。明初诸帝看重古法,促成明代前期朝野上下盛行刻帖之风,士大夫都喜欢帖学,推崇姿态雅丽的楷书、行书,追寻赵孟頫的书法格调,端正流美的“台阁体”书风极为盛行,沉溺复古之风百年之后,明代中期的书法艺术开始出现了新的气象,祝允明、文征明、王宠等为代表的吴门书派产生,强调书法体态,书法有复兴的景象,这对后世产生了很大影响。晚明邢侗、董其昌、张瑞图、米万钟的书风,对清初的书坛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一)保守复古的书学思想,未因社会的发展而变化

书法复古思想是元代重法尊古的体现,在以赵孟頫为复兴古法的领袖和旗手的统领下,使书法经历南宋一百多年的萧条后在元代得以重新复苏,并且呈现出繁荣的气象。 赵孟頫主张向晋人之书取法,直溯东晋二王,反对学书从颜真卿入手,他在实践中全面复古, 其贡献不仅在书法创作上突出,在书学理论上也有精辟的见解,在《兰亭跋》中提出“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的观点,成为元代以后书论中的著名论断,提示了书法艺术的本质,他的复古也正是从笔法入手,他强调学书在玩味古人法帖,悉知其用笔之意,乃为有益,他提出笔法第一、结字第二的观点, 这是书法作为传统艺术得以传承的重要条件,在元代影响了鲜于枢、邓文元、张雨、虞集、杨维桢等一大批人,元代书坛在赵氏书风的影响下,形成了赵派书家群,并影响到明代。

杨慎承接元朝赵孟頫书法“尊古”思想和明代前期的遗绪,极力推崇主张书法复古思想,尾随赵孟頫之后,未能及时跟进社会的发展变化。在明代初期,从洪武到永乐,朱元璋恢复科举,以八股取士,用程、朱理学为标准, 给知识分子套上了精神枷锁,书法对宋人取意书风的扼制,对赵孟頫的极力推崇,台阁体盛行,形成了一股形式主义与模拟主义的书法潮流,这与程、朱理学的推行是相因果的。 可是,社会进入明代中期,以苏州为中心的文人书画家十分活跃,声势浩大、书家众多的吴门书派出现了,他们以正统的古典主义作为书法创作的立足点,给台阁体以致命的打击,但后学追随者因不知源头,仅仅停止在效仿前辈书家,吴门书派日趋平庸,后无突出贡献者。随着思想文化领域的泰州学派的兴起和禅宗思想的流行,以个性解放为中心的思想解放运动轰动一时, 从经济领域到意识形态,一切传统的道德、理想、观念,都遭受了狠狠的打击。在这一思想大变革时期,先后出现了王阳明心学、李贽的“童心说”,明代异端思想发展到高潮。 由此,书法的发展也受到强烈的影响。 但从杨慎的书学著述和论断看,大多是前人论书的翻版,凸显自己独立见解、推动书法创作发展的观点与主张言论甚少。变则通,不变则死,这是任何一门艺术得以生存发展的必然规律。 杨慎的书法复古维稳思想,制约了他对书法艺术的认识,过于强调回归缺少发展变化的思想,限制了他对书法理论的阐释。

(二)书法作品缺少突出的个性风格

明代是大一统的朝代,农业、手工业蓬勃发展,商业文化逐步形成,官商勾结融合对社会结构影响很大,吏治腐败为明朝瓦解埋下了祸根。到了明朝中期,社会生产力的迅猛发展,农产品逐渐商品化,海上贸易日渐兴盛,随着商品经济的快速发展,拜金逐利之风开始兴起,心学对程、朱理学形成了挑战。由于经济发展,皇室变得荒淫颓废,政事怠懈,农民起义,流民运动引发了社会秩序的不稳定,到了嘉靖时期,更是形成内忧外患的局面;万历年间,推行改革,形成万历新政的盛世情景,国家得以安宁。总之,社会发展到明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地处江南地区的苏州、杭州、扬州等城市,不仅成为全国的经济重心,也成为文人荟萃的文化中心,更是书法艺术繁荣的核心地区。

随着文人意识的普遍觉醒,一些文人淡于仕进,优游文艺,逐渐成为具有一定职业化特征的书画家,以出售书画作品为生。这使其书法创作目的、风格追求都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一些变化,“文人化” 的清雅气息逐渐有所减弱,而好异尚奇之风逐渐兴起。如王宠,追求的就是一种疏宕雅拙的韵味,以韵写拙,而又“拙中见秀”“拙中见雅”,“以拙取巧,合而成雅。”【20】文人书法也重新抬头。书家们力图纠正明前期书法之弊病,纷纷将取法转向唐宋,从中汲取营养,以为变法之基。如李东阳学颜真卿、李阳冰,吴宽学苏轼,沈周学黄庭坚等。他们的书法实践,让被元代和明初以来抛弃已久的“尚意”书法传统得以恢复,终于在苏州出现了以祝允明、文徵明为首的“吴门书派”。吴门书法在借鉴宋、元的基础上再上溯晋、唐,在小楷书、行书、大草书等领域取得了重要成就,成为明代书法发展的主流,并对后世书坛产生了长远而积极的影响。杨慎出生于明中期,其书法实践与书学思想,因受其皇权与政治的制约,一是打压流放,远离政治文化中心,思想见识有所局限,做学问也是全靠记忆和有限的文献资料,其书法创作还停留在“二王”风貌及赵孟頫书法的翻版, 基本继承的是元代的典型书风,未能跟进社会的发展变化,缺少个性风格。

(三)身陷囹圄的人生,也是导致他在书法方面不彰不显的客观原因

明代是中国书法史上的一个重要时期。参考史学界对明史在时间上的分期,明代的书法一般来说大致也可以分为三个时期:从明初到成化年间(1368-1487)为前期,可称为复古期;从弘治到隆庆年间(1488-1572)为中期,可称为思变期;万历以后直到明末(1573-1644)为后期,可称为裂变期。【21】只有做如此明晰的分期,才有利于对杨慎书法艺术与书学思想作出客观准确的研究把握。

到明后期,传统与现代交织,一方面君主专制不断强化,贪污腐败的官场现象严重,对此,封建统治难以维持,社会控制力日益松弛,社会面临转型,东学西渐现象产生,科技处于停滞。国家内部的政治、文化斗争日趋尖锐,从心学中衍生的个性解放思想蓬勃发展,而外来的军事压力也渐渐增大,这极大地影响了人们的心理,并进一步影响了文艺活动。书法领域因之也出现了一次重大的变革,狂放书风成为书法发展的主流,也有人称之为豪放派。 可是,出生并终结与明代中期的杨慎,其书法作品受自己的复古保守思想的影响,作品本身就缺乏风格上的吸引里和视角上的张力,加之明末书坛出现以徐渭、张瑞图、王铎、傅山等为代表的浪漫派书家,表现出对正统反叛的表现主义书风的新局面。当然,表现主义的崛起,并不意味着对传统的彻底颠覆,而是对传统学习、融会贯通后的个性风格的张扬发挥,他们把个性风格和传统技法完美的结合,形成了新的书风。表现主义的书家借助中堂大轴壁上书的形式,一改传统的以尺牍手卷为主的传统形制,把书法引向纯艺术欣赏上来。他们拓展了书法表现的形式,为后世的书法创作从案牍把玩走向厅堂乃至后来走向展厅树立了新的范式。明末出现的这一表现主义的新书风,一定程度上是继承优秀传统的结果。 杨慎因身陷囹圄,官方对他的书法不可能重视推崇,故重视少、宣传不够,影响不大,作品留存不多, 同时,他以博学著称当世,学问与文章掩其书名,这些都是他在书法方面不彰不显的重要客观原因。

结束语

自二十世纪以来,有关杨慎研究多从文学史与文学批评史的角度去整体把握,散点式、随感式的文章偏多,专著论书较少。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尤其是杨升庵研究会成立之后,关于杨慎的研究开始升温火热, 有关杨慎的诗词曲和著述序跋、笺注、学谱、评传等专著相继出版问世。 总之,宏观大到杨慎的整个学术生涯、坎坷流落的人生历程,微观小到杨慎治学中征引资料的来源、误用、错漏和出京、返乡的次数等; 研究方式也呈现多纬度、多角度的多元化态势,文章、专著、研讨活动与时具增。 但是,就其杨慎的书学思想与书法艺术,从哲学的思想高度、学术的研究深度、艺术的审美程度做专门研究的不多, 这主要与原始资料挖掘不够有关。

笔者认为,就杨慎的书学思想与书法艺术方面进行研究挖掘,是大有可为的。随着新的文献资料、考古资料和研究成果的不断发现与取得, 一些涉及杨慎书学思想的发微、在书法史中的影响与地位、对后世的启发与当今书坛的借鉴、书法创作的审美批判等等问题,都需要大家耐得住寂寞之心、板凳坐得十年冷的奉献精神,才可能取得更加全面的研究成果, 也才会真正深入地认识杨慎的书学思想的时代意义与书法艺术的文献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