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幻灯 > 正文

丹桂飘香 金风玉露,文学迎来了丰收季——第五届华语青年作家奖在成都颁出

来源: 成都市文联         作者:成艺                2020-09-07 10:10:19

图文/川报观察记者 肖姗姗

9月5日上午,由成都市文联《青年作家》杂志社、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五粮液集团公司主办的“第五届华语青年作家奖”颁奖典礼在成都举行。现场揭晓了本届华语青年作家奖,来自全国各地的9位青年作家,走上领奖台,分享文学果实的喜悦。

本届华语青年作家奖设中篇小说奖主奖1名,由班宇《双河》获得。提名奖2名,由孙频《鲛在水中央》、常小琥 《长夜行》获得;短篇小说奖主奖1名,由文珍 《刺猬,刺猬》获得。提名奖2名,由陈鹏《我和马原在洞庭湖底》、李宏伟《沙鲸》获得;非虚构作品奖主奖1名,由顾湘 《赵桥村》获得。提名奖2名,由郭爽 《我愿意学习发抖》、彤子《生活在高处——建筑工地上的女人们》获得。主奖各奖5万元,提名奖各奖2万元。总奖金共27万。

9位实力派青年登上领奖台

“第五届华语青年作家奖”于2020年1月19日启动,面向海内外华语作家征稿。通过杂志社、出版社推荐,作者自荐以及提名评委提名的征稿方式,共收到374篇(部)文学作品。8月19日,经过评委会认真审读评选而出的候选作品17篇(部)名单出炉:包括中、短篇小说各6篇(部),非虚构作品5篇(部)。最终由评审团评出9部获奖作品。九位获奖作家分别来自全国各地。从获奖名单中,可以看出过去一年华语文学创作的繁荣景象。这些获奖作品或表现社会现实,或探究人性幽微,无论从审美层面还是小说技术层面来说,都充分展示了青年一代作家们的创作实力。
文学奖项的高质量评选,离不开专业的评审。第五届华语青年作家奖的专业评委团,延续一贯强大的阵容。提名评委有《散文选刊》主编葛一敏、《十月》副主编宗永平、《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副主编师力斌、《小说月报》副主编徐福伟、《长江文艺·好小说》副主编喻向午、《思南文学选刊》副主编方岩、《新华文摘》文学编辑梁彬、《青年作家》执行主编熊焱、《青年作家》副主编卢一萍担任。终评委则由《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小说选刊》主编徐坤,《收获》杂志主编程永新,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陈晓明,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成都市文联主席梁平担任。评委会主任由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阿来担任。
颁奖典礼现场,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阿来,中共成都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田蓉,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成都市文联主席梁平,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唐伯超,分别上台发表了演讲。四川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侯志明,《收获》杂志社主编程永新,诗人、作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沈苇,中共成都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杨晓阳,四川省文联副主席、成都市文联党组书记宋凯等出席了颁奖典礼。

国内一线评论家点赞——

施战军:这是一个很有标志性的奖项

在快餐文化和碎片化阅读盛行的时代,一个严肃的纯文学奖,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主要体现在哪里?施战军认为,“正是在融媒体时代,严肃文学刊物对文学品质进行高标准的把关,显得格外重要。严肃文学的写作,也更需要精神和物质的鼓励。来自一个有价值的文学奖项的鼓励,最能给一代年轻人创作上的信心。在一个青年作家的创作初期,给予鼓励,能帮助其后续发力,相当于起到助推器的作用。所以这个奖具有很强的建设性。”施战军说,“当下年轻创作群体很庞大,各自也有不同的创作趋向。一个奖项不可能做到绝对的面面俱到,但是可以在尽可能扩大广角镜头的前提下,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标识。华语青年作家奖做到了这一点。”

文坛大师深情寄语————

李敬泽:华语青年作家奖开启了春天

未能在春天颁出的奖,在初秋颁出。对我来说,到此刻,到这件事(华语青年作家奖),2020年盛大的美好的春天,才真正开始。在2020年我们所面对的重大考验和奋斗,其实也正是为了我们生命里最值得珍惜的,美好的事物和价值。这些事物和价值包括着文学,包括着成都,包括着华语青年作家奖。这个奖一直在成长,经过五年的洗礼,它越来越有自己的格调,自己的态度。这个奖已经办到第五届,我相信后面还会有第六届、第七届,第n届。通过这么多届的举办,我相信,它将能有力印证、铭刻中国文学。尤其是在这个新时代,在我们这个正经历中国乃至世界的重大变化的时代,它将会铭刻中国文学的足迹。它将铭刻着, 我们写什么,想什么,我们是如何回应这个时代。从这个意义上说,青年作家有着非同寻常的重要使命。当我们说,华语青年作家奖奖掖45岁以下的青年作家时,45岁其实只是一个不得已的划线杠杠。这个奖项不仅仅是年龄的问题。因为青年和青春不是年龄问题,而是现代文学一直探索的一个命题。青年和青春意味着充沛的激情,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对时代满怀热情的参与和承担,意味着对新的语言、新的感受和新的表达的热烈探索。这个奖的奖励对象,正是这样一种向着未来的、青春的、勇敢热情探索着的文学精神。生活在2020年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深深体会到,我们不只生活在现在,我们同时还生活在未来。未来对我们不是遥远的东西,未来就在此时。我们面对的是规模巨大的历史运动。在这个历史运动现场中,我们的民族,我们的人民,勇敢地为我们创作着未来。作家们在这场历史运动中会认识自己认识时代,认识生活,认识这个正在加速度改变着的生活,以及在这生活中展现的人性。当然,这不是只是青年作家的任务和使命。但毫无疑问,青年作家一定是对种种崭新的当下时代经验,最有可能作出敏锐、准确表达的群体。在这个意义上,华语青年作家奖,所奖掖的正是这样一种精神。我也代表全体评委,向我们华语青年作家奖的主办方表示感谢,向所有获得这个奖的青年作家们表示由衷的祝贺。希望你们在文学上走得更好,更远。

阿来:久久为功,期待奖项如“成都”一般

无论是文学,还是别的方面,很多事情都只有美丽的开始,却没有激起浪潮的过程。但这个奖已经五年了。很多事情的成就,需要时间的积累和沉淀。我和敬泽有过讨论,觉得这个奖已经有点腔调,(上海话嘛)意思是有了样子,有了风格和质量,有了自己关于生命、关于文学的一些基本的倾向。而我希望这个倾向更强烈,更成熟,在今天的文学市场,给年轻人树立旗帜鲜明的文学主张。这个奖,跟它所在的当下的环境是互相呼应的,成都这几年来,经济各方面发展迅速,同时,它需要这样一个奖项,这样一个文化标志,这个奖和成都又年轻又古老的文化形象非常吻合。
久久为功。一年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我希望这样的精神能转化到这个奖项上,继续坚持、发展。第一年的时候,我有点怀疑,但我现在一点都不怀疑。我在期待它的10周年、20周年,乃至到最后像成都一样,至少在华语世界当中,有越来越大的影响。

梁平:比肩日本“芥川文学奖”

华语青年作家奖,旨在奖掖和扶持45岁以下的优秀青年作家,我们希望以这个奖项比肩日本“芥川文学奖”,持之以恒,将这个奖项打造成青年作家通往文学大师道路上的重要前站和起点,打造一个功在当代、利在未来的持续性的公益文学活动。每年一届的“华语青年作家奖”是对过去一年里,华语青年作家创作成就的检阅和总结,也是对过去一年中优秀的华语青年作家的肯定和嘉许。在这里,我代表主办方表态,对于获奖的青年作家,我们将会进行持续、长期的关注和扶持。同时,我们也会对更多优秀的青年作家给予关注和培养,让更多的青年作家登上这个领奖台,让他们更快、更早地迈入重要作家、优秀作家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