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芙蓉绽放 > 正文

赏析 | 画框里的女人

来源: 成都大观美术馆         作者:成艺                2020-09-10 10:10:30
大观美术馆推出系列馆藏陈列展,用具有叙事性的主题展览呈现大观馆藏作品。此次展览呈现了女性形象在不同艺术家视角下的差异化叙事,对比14位艺术家独特的视觉表达方式和对女性人物的刻画。
女性长久以来便是艺术家描绘的对象。女性形象以其独有的精神意义和气质,让艺术家从女性形象上找到了精神寄托。艺术史中不计其数的女性形象,既有遭受苦难的女性也有完美高贵的女神。女性形象在不同的语境中切换身份,追溯其发展脉络和演变是一个复杂的工程,但可以明确的是艺术家以女性形象的象征性产生一种哲理性的思考,进而反映艺术家的内心世界。绘画能够真实地呈现女性形象,但更重要的是艺术家通过个性化叙事展现女性形象背后的象征精神。
在欧洲裸像艺术中,女性便是主要的且一再出现的主题。欧洲裸像艺术的画家、观赏者和收藏者通常都是男性,这种长期的观看方式形成了女性作为被观察者,男性作为观察者的观看方式,而女性自身也成为了特殊的视觉对象:景观。然而随着社会发展,对女性在社会中定位的观念不断变迁,女性形象不再只是以“景观”存在于男性艺术家笔下。我们可以说以女性形象为题材的绘画作品都叫做女性形象的作品,而“女性形象”还可以理解为从女性艺术家笔下诞生的图像。琳达·诺克林的一篇文章标志着女性主义跃入西方艺术史,当代艺术的宽泛的创作形式也为女性艺术家提供了新的视野。与男性艺术出发的视角不同,当代女艺术家的艺术实践中呈现出“内审性”与“自传性”的视觉化表达方式,主题大多围绕着自身的生活经历和身体经验。越来越多女性艺术家的艺术实践中表现出强烈的反省倾向,用更直接的视觉方式将自我形象呈现在公众面前。
但是女性形象并不是能简单类化的艺术形象,文化背景、种族差异和性别视角等等影响下的女性形象都有所不同。女性形象作为艺术家创作结构中的一个环节,艺术家通过其展示个体艺术理念,又通过女性形象的内在性质赋予艺术作品新的价值,从而使女性形象实现了延展艺术理念的价值。此次馆藏展不意在强调性别差异对于艺术家创作的决定性作用,而是展示在两性视点下丰富又生动的女性群像。

在此次陈列展中,整个空间从“自省” 和“他者”两个篇章展开。


自省

女性艺术家笔下的女性


由于女性艺术家丰富的感性经验,其艺术作品则呈现一种独特的审美风格和视觉表现方式。在女性艺术家作品中常常能够看到生活化的艺术主题,她们从自身的生活和经历出发,在女性独特的微观视角中表现对真实人生的关切。而女性艺术家对女人体的描绘则像是女性对自我的省视和自我观照的方式。“自省”篇章展示了女性艺术家蒋雨、刘虹、王小双、闫平和俄罗斯艺术家让娜的作品,在此篇章可以看到女艺术家对自身心理、生理和经验相关联的思考。


蒋雨
乐园1100×100cm  布面丙烯  2016

刘虹
倏一唇语 5   120×100cm  布面油画  2014


“我自认一直是一个肖像型画家,不同于对情景、故事或想象等绘画内容感兴趣的艺术家,我总是敏感于人物的形象,这个形象也可能是一个女性的身体,也可能是一个女性的面容,因此一直以来,我的艺术呈现出的视觉内容基本上总是一个人体、一张面孔—身体肖像或者面容肖像,而这些女性形象所呈现出的精神状态,则总会随着我所处不同社会时期女性的生存状态和时代文化语境给我带来的心理感受的变化而转换,她们或落寞于自闭;或内敛于各人幽深的内心世界;或又突然似乎整体性地丧失了精神生活,被消费社会制造的欲望所支配,争奇斗艳地彰显其外在的美丽,变得时尚、物质与性感……”

——刘虹


王小双

荏苒156×50cm  布面油画

闫平
思恋的芬芳50×60cm  布面油画  2004

让娜
生命之河75×80cm  布面油画  2017


“没有什么命题能使我那么顺畅的表达内心,只有自画像,又勇敢、又隐密。小时候学着大师的样子画自己,为的是解决造型和色彩。随着岁月我养成了画自画像的习惯,几乎每年都会画一幅,一笔一画给自己谈谈关于生活中的诸多幸福和感伤。”

——闫平


他者

男性艺术家笔下的女性


丁红卫

我的民国4822×46cm  纸板丙烯  2015

罗力
青山80×100cm  布面油画  2014

李中茂

黄昏雨100×100cm  布面油画  2011


“我现在都还喜欢描绘这些文人作家,她们的个性比较鲜明,而且她们的文学作品也为人所熟悉,对着画面的观者更容易理解作品,也能产生不一样的理解,以后有机会我还要做这样的尝试。”
——李中茂


田亮
遇见自己100×120cm  布面油画  2012-2018

田亮

今日晴。宜读书偷懒140×183cm  布面油画  2014

唐伟民

那个春天60×80cm 布面油画  2012

王承云

第三者100×150cm  布面油画  2016

王子奇

云端 130×150cm  布面油画  2014

杨绍军

花儿好好开NO.360×90cm  布面油画  2005

赵子韬

对图像的再创作 ARAKT GOLD  115×145cm  布面油画  2017

赵子韬

落叶-秋布面油画  130×162cm  2019


赵子韬的作品表现了在一定距离之外看到的生活。哪怕是忧郁、烦恼和孤独,经过这一段距离,也散发出无言的魅力。凭着虚化的笔触、幻变的色彩和截断式的构图,赵子韬心中的距离感被应之于手。他善于将色彩对比抑制在透明的灰色调中,令其可见而不再有其固有的清晰,随之,画中的情景也减弱了它们原有的硬度;即便是沸腾的喜悦和锐利的创痛,也化作了烟雨,成为迷朦时分才偶尔浮现的回眸。
——吴永强

展览时间 |  2020.9.15—2020.10.15